>
快捷搜索:

乐府诗集,拟行路难原著

- 编辑: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

乐府诗集,拟行路难原著

  江南弄下
  ○ 采菱歌七首 宋·鲍照
  
  骛舲驰桂浦,息棹偃椒潭。箫弄澄湘东,菱歌清汉南。
  弭榜搴蕙荑,停唱纳薰若。含伤拾泉花,萦念采云萼。
  睽阔逢暄新,怨怨焦焦值妍华。秋心殊不那,春思乱如麻。
  要艳双屿里,望美两洲间。袅袅风出浦,沉沉日向山。
  烟噎越嶂深,箭迅楚江急。空抱琴心悲,徒望弦开泣。
  缄叹凌珠渊,收慨上金堤。春芳行歇落,是人方未齐。
  思今怀近忆,望古怀远识。怀古复怀今,长怀无极端。
  
  ○ 采菱曲 梁·简文帝
  
  忠客落复含,桑女罢新蚕。桂棹浮星艇,徘徊莲叶南。
  
  ○ 同前 陆罩
  
  参差杂荇枝,田田竞荷密。转叶任香风,舒花影流日。戏鸟波中荡,游鱼菱下出。不与文王嗜,羞时比萍实。
  
  ○ 同前 费昶
  
  妾家五湖口,采菱五湖侧。玉面不关妆,双眉本翠色。日斜天欲暮,风生浪未息。宛在水宗旨,空作两相忆。
  
  ○ 同前 江淹
  
  晚秋心容与,涉水望碧莲。紫菱亦可采,试以缓愁年。参差万叶下,泛漾百流前。高彩隘通壑,香气丽广川。歌出棹女子曲棍球队,舞入江南弦。乘鼋非逐俗,驾鲤乃怀仙。众美信如此,无恨在清泉。
  
  ○ 同前二首 江洪
  
  风生绿叶聚,波动紫茎开。含花复含实,正待佳人来。
  白日和清风,轻云杂高树。忽地当那时,采菱复相遇。
  
  ○ 同前 徐勉
  
  相携及孟春,采菱渡北渚。清劲风吹棹歌,日暮相容与。采采不可能归,望望方延伫。傥逢遗佩人,预以心相许。
  
  ○ 同前 唐·储光羲
  
  浊水菱叶肥,清澈的凉水菱叶鲜。义不游浊水,志士多苦言。潮没具区薮,潦深云梦田。朝随西风去,暮逐南风还。浦口多渔家,相与邀作者船。饭稻以整天,羹莼将永年。方冬水物穷,又欲休山樊。尽室相随从,所贵无忧患。
  
  ○ 采菱行 刘禹锡
  
  白马湖平上秋光,紫菱如锦彩鸾翔。荡舟游女满中心,采菱置之不顾马上郎。争多逐胜纷相向,时转兰桡破轻浪。长鬟弱袂动参差,钗影钏文浮荡漾。笑语哇咬顾晚晖,蓼花绿岸扣舷归。归来共到市桥步,野蔓系船萍满衣。家家竹楼临广陌,下有连樯多估客。携觞荐芰夜经过,醉踏大堤相应歌。屈子祠下珠江水,月照寒波白烟起。风流倜傥曲南音此地闻,长安北望五千里。
  
  ○ 阳春歌 宋·吴迈远
  
  百里望交州,知是帝京域。绿树摇云光,春城起风色。佳人爱华景,流靡园塘侧。妍姿艳月映,罗衣飘蝉翼。宋子渊歌春天,巴人长叹息。雅郑分化赏,那令君怆侧。生重受惠轻,私行怜何极。
  
  ○ 同前 梁·吴均
  
  紫苔初泛水,连绵浮且没。若欲歌春天,先歌青楼月。
  
  ○ 同前 齐·檀约
  
  青春献初岁,白云映彫梁。兰萌犹自短,柳叶未能长。已见红花发,复闻绿草香。乘此试游衍,哪个人知心独伤。
  
  ○ 同前 陈·顾野王
  
  春草正芳菲,重楼启曙扉。银鞍侠客至,柘弹婉童归。池前竹叶满,井上桃花飞。蓟门寒未歇,为断流黄机。
  
  ○ 同前 隋·柳顾言
  
  春鸟风流潇洒啭有千声,木笔花大器晚成丛千种名。旅人无助坐檐楹,思乡怀土志难平。唯当文共酒,暂与兴相迎。
  
  ○ 同前 唐·李白
  
  长安白滨州春空,绿杨结烟袅风。披香殿前花始红,流芳发色绣户中。绣户中,相经过,飞燕皇后轻身舞,紫宫内人绝世歌。圣君四万三千日,岁岁年年奈乐何。
  
  ○ 阳春曲 无名氏
  
  芣苡生前迳,樱桃落小园。春心自摇拽,百舌越来越多言。
  
  ○ 同前 温庭筠
  
  云母空窗晓烟薄,香昏龙气凝辉阁。霏霏雾雨月临花天,帘外春威著罗幕。曲栏伏槛金麒麟,沙苑芳郊连翠茵。厩马何能啮芳草,路人不敢随流尘。
  
  ○ 同前 庄南杰
  
  紫锦红囊香满风,金鸾玉轼摇丁冬。沙鸥白羽翦晴碧,野雪青艳烧春空。芳草绵延锁平地,垄蝶双双舞幽翠。凤叫龙吟白日长,落花声底仙娥醉。
  
  ○ 同前 僧贯休
  
  为口莫学阮嗣宗,不言是非非至公。为手须似硃云辈,折槛英风现今在。男兒结发事君亲,须斅前贤多慷慨。历数雍熙房与杜,魏公姚公宋开府。尽向天空仙宫闲处坐,何不却辞皇天下下土,忍见苍生苦苦苦。
  
  ○ 朝云引 郎大家宋氏
  
  巴西巫峡指巴东,朝云触石上朝空。巫山巫峡高何已,行雨行云一时起。不经常起,春季暮,若言来,且就阳台路。
  
  ○ 上云乐 梁·武帝
  
  《古今乐录》曰:“《上云乐》七曲,梁武帝制,以代西曲。后生可畏曰《凤台曲》,二曰《桐柏曲》,三曰《方丈曲》,四曰《方诸曲》,五曰《玉龟曲》,六曰《金丹曲》,七曰《临安曲》。”按《上云乐》又有老胡文娱兴冲冲辞,周舍作,或云范云。《隋书·乐志》曰:“梁三朝第八十七,设寺子导、休息、孔雀、太虚、文鹿、胡舞、登连、上云乐、歌舞伎。”
  
  ○ 凤台曲
  
  《古今乐录》曰:“《凤台曲》,和云:‘上云真,乐万春。’”
  凤台上,两缓慢。云之际,神光朝天极,华盖遏延州。羽衣昱耀,春吹去复留。
  
  ○ 桐柏曲
  
  《古今乐录》曰:“《桐柏曲》,和云:‘可怜真人游。’”
  桐柏真,升帝宾。戏伊谷,游洛滨。参差列凤管,容与起梁尘。望不可至,徘徊谢时人。
  
  ○ 方丈曲
  
  方丈上,崚高层云。挹八玉,御三云。金书发幽会,碧简吐玄门。至道虚凝,冥然共所遵。
  
  ○ 方诸曲
  
  《古今乐录》曰:“《方诸曲》,三洲韵。和云:‘方诸上,可怜欢腾长相思。’”
  方诸上,上云人。业守仁,摐金集瑶池,步光礼玉晨。霞盖容长肃,清虚伍列真。
  
  ○ 玉龟曲
  
  《古今乐录》曰:“《玉龟曲》,和云:‘可怜游戏来。’”
  玉龟山,真长仙。九光耀,五云生。交带要分影,大华冠晨缨。耇如玄罗,出入游老子@。
  
  ○ 金丹曲
  
  《古今乐录》曰:“《金丹曲》和云:‘金丹会,可怜乘白云。’”
  紫霜耀,绛雪飞。追以还,转复飞。九真道方微,千年不传,一传裔云衣。
  
  ○ 金陵曲
  
  勾曲仙,长乐游洞天。巡会迹,六门揖,玉板登金门,凤泉回肆,鹭羽降寻云。鹭羽一级,芳芬郁氛氲。
  右七曲。
  
  ○ 上云乐 梁·周舍
  
  西方老胡,厥名文娱和颜悦色。遨遨六合,傲诞三皇。西观濛汜,东戏东瀛。南泛大蒙之海,北至无通之乡。昔与若士为友,共弄彭祖扶床。往年暂到昆仑,复值瑶池举觞。周帝迎以上席,西王母赠以玉浆。故乃寿如南山,志若金刚。青眼眢眢,白发长长。蛾眉临髭,高鼻垂口。非直能俳,又善饮酒。箫管鸣前,门徒从后。济济翼翼,各有办事处。天晶是老胡家鸡,师子是老胡黄狗。皇帝救亡图存,再朗三光。泽与雨施,化与风翔。觇云候吕,志游广陵。重驷修路,始届帝乡。伏拜金阙,仰瞻玉堂。从者小子,罗列成行。悉知廉节,皆识义方。歌管愔愔,铿鼓锵锵。响震钧天,声若鹓皇。前却中年晚年实,进退得宫商。举技无糟糕,胡舞最所长。老胡寄箧中,复有奇乐章。赍持数万里,原以奉圣皇。乃欲次第说,老耄多所忘。但愿明国君,寿千万岁,开心未渠央。
  
  ○ 同前 唐·李白
  
  新秋之西,白日所没。康老胡雏,生彼月窟。巉岩容仪,戍削风骨。碧玉炅炅双眼瞳,黄金拳拳两鬓红。华盖垂下睫,嵩岳临上脣。不睹谲诡貌,岂知造化神。大道是文娱心花怒放之严父,元气乃文娱春风得意之老亲,抚顶弄盘古真人,推车转天轮。云见日月尾生时,铸冶火精与水银。阳乌未出谷,顾兔半藏身。阴皇戏黄土,团作愚下人。散在六合间,濛濛若沙尘。生死了不尽,什么人明此胡是仙真。西海栽若木,东溟植东瀛。别来几多时,枝叶万里长。中夏族民共和国有七圣,半路颓鸿荒。皇帝应运起,龙飞入金陵。赤眉立盆子,白水兴汉光。叱咤四海动,洪涛先生为簸扬。举足蹋北帝,天关自开始拍戏。老胡感至德,东来进仙倡。五色师子、九苞天晶,是老胡鸡犬鸣舞飞帝乡。淋漓飒沓,进退成行,能胡歌(Hugo卡塔尔(قطر‎,献汉酒,跪双膝,并两肘,散花指天举素手。拜龙颜,献圣寿,北不问不闻戾,南山摧,太岁九九八十风华正茂万岁,长倾万岁杯。
  
  ○ 同前 唐·李贺
  
  飞香走红满天春,花龙盘盘上紫云。五千宫女列金屋,二十弦瑟海上闻。大江碎碎银沙路,嬴女机中断烟素。断烟素,缝舞衣,一月四日君前舞。
  
  ○ 凤台曲 王无竞
  
  凤台何逶迤,嬴女管参差。朝气蓬勃旦彩云至,身去无还期。遗曲此台上,世人多学吹。生机勃勃吹一落泪,到现在怜玉姿。
  
  ○ 同前 唐·李白
  
  尝闻秦女希氏,传得神农尺声。是日逢仙子,此时别有情。人吹彩萧去,天借绿云迎。曲在身不返,空馀弄玉名。
  
  ○ 凤皇曲 唐·李白
  
  嬴女吹玉萧,吟弄天上春。青鸾不独去,更有帮助人。影灭彩云断,遗声落西秦。
  
  ○ 箫史曲 宋·鲍照
  
  箫史爱少年,嬴女■童颜。火粒原排弃,霞好忽登攀。龙飞逸天路,凤起出秦关。身去长不返,箫声时往还。
  
  ○ 同前 齐·张融
  
  引响犹天外,吟声似地中。戴胜噪落景,龙歕清霄风。
  
  ○ 同前 陈·江总
  
  弄玉秦家女,箫史仙处童。来时兔月照,去后凤楼空。密笑开还敛,浮声咽更通。相期红深橙,飞向紫烟中。
  
  ○ 方诸曲 谢燮
  
  望仙室,仰云光,绳河里,扇月傍。井公能六著,玉女善投壶。琼醴和金液,还将世界俱。
  
  ○ 梁雅歌
  
  《古今乐录》曰:“梁有雅歌五曲:风姿洒脱曰《应王受图曲》,二曰《臣道曲》,三曰《积恶篇》,四曰《积善篇》,五曰《宴酒篇》。元日乐第十二奏之。”
  
  ○ 应王受图曲
  
  应王受图,荷天革命。乐曰功成,礼云治定。恩弘庇臣,念昭大肆。乃眷三才,以宣八政。愧无则哲,临渊自镜。或戒面从,永隆福庆。
  
  ○ 臣道曲
  
  孝义相化,礼让为风。当官无媚,嗣民必公。恭恭君子,謇謇匪躬。谅而不准,和而区别。诫之诫之,去骄思冲。弘兹大雅,是曰至忠。
  
  ○ 积恶篇
  
  积恶在人,犹酖处腹。酖成形亡,恶积身覆。商子受德再离,温舒五族。责必及嗣,财岂润屋。斯川既往,逝命不复。镜兹馀殃,幸修多福。
乐府诗集,拟行路难原著。  
  ○ 积善篇
  
  惟德是辅,上帝无亲。抱狱归舜,舍财去邠。豚鱼怀信,行苇留仁。先世有作,馀庆方因。鸣玉承家,锡珪于民。连城非重,积善为珍。
  
  ○ 宴酒篇
  
  记称成礼,诗咏饱德。卜昼有典,厌夜不忒。彝酒作民,乐饮亏则。腐腹遗丧,濡首亡国。誓彼六马,去兹三惑。占言孔昭,以求温克。
  
  ○ 梁雅歌
  
  ○ 君道曲 唐·李白
  
  唐李拾遗曰:“梁之雅歌有五篇,今作蓬蓬勃勃章。”按梁雅歌无《君道曲》,疑《应王受图曲》是也。”
  大君若天覆,广运无不至。轩后帮凶,常先、太山稽。如心之使臂。小白鸿翼於夷吾,刘葛鱼水本无二。土扶可成墙,积德为厚地。   

  江南弄上
  ○ 江南弄七首 梁·武帝
  
  《古今乐录》曰:“梁天监十八年冬,武帝改西曲,制《江南上云乐》十七曲,《江南弄》七曲:大器晚成曰《江南弄》,二曰《龙笛曲》,三曰《采莲曲》,四曰《凤笛曲》,五曰《采菱曲》,六曰《游女子曲棍球队》,七曰《朝云曲》。又沈约作四曲:大器晚成曰《赵瑟曲》,二曰《秦筝曲》,三曰《阳节曲》,四曰《朝云曲》,亦谓之《江南弄》云。”
  
  ○ 江南弄
  
  《古今乐录》曰:“《江南弄》三洲韵。和云:‘阳节路,娉婷出绮罗。’”
  众花杂色满上林,舒芳耀绿垂轻阴。连手躞蹀舞春心。舞风情,临岁腴,中人望独踟蹰。
  
  ○ 龙笛曲
  
  《古今乐录》曰:“《龙笛曲》,和云:‘江南音,一唱值千金。’马融《长笛赋》曰:‘近世双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鸣水中不见已,截竹吹之声相像。’但是《龙笛曲》盖因声如龙鸣而名曲。”
  美观的女孩子绵眇在云堂,雕金镂竹眠玉床。婉爱寥亮绕红梁。绕红梁,流月台,驻大风,郁徘徊。
  
  ○ 采莲曲
  
  《古今乐录》曰:“《采莲曲》,和云:‘采莲渚,窈窕舞佳人。’”
  游戏五湖采莲归,发花田叶芳袭衣。为君侬歌世所希。世所希,犹如玉。江南弄,采莲曲。
  
  ○ 凤笙曲
  
  《古今乐录》曰:“《凤笙曲》,和云:‘弦吹席,长袖善留客。’”
  绿耀克碧彫琯笙,硃脣玉指学凤鸣。流速参差飞且停。飞且停,在凤楼,弄娇响,间清讴。
  
  ○ 采菱曲
  
  《古今乐录》曰:“《采菱曲》,和云:‘菱歌女,解佩戏江阳。’”
  江南稚女珠腕绳,金翠摇首红颜兴。桂棹容与歌采菱。歌采菱,心未怡,翳罗袖,望所思。
  
  ○ 游女曲
  
  《古今乐录》曰:“《游女子曲棍球队》,和云:‘当年少,歌舞承酒笑。’”
  氛氲兰麝体芳滑,容色玉耀眉仲春。珠佩婐褙聪方疸凇O方疸冢游紫庭。舞飞阁,歌长生。
  
  ○ 朝云曲
  
  《古今乐录》曰:“《朝云曲》,和云:‘徙倚折耀华。’”宋子渊《高唐赋序》曰:“楚襄王与宋子渊游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独有云气,变幻莫测。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曰:‘所谓朝云也。’王曰:‘何谓朝云也?’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里看到风流洒脱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原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日日夜夜,阳台以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郦道元《水经注》曰:“巫山者,大地之母居焉。宋玉谓帝之季女名曰瑶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台。精魂为草,实谓灵芝,所谓巫山之女,高唐之姬也。”《朝云曲》盖取於此。
  张乐阳台歌上谒,如寝如兴芳晻暧。容光既艳复还没有。复尚未,望不来。巫山高,心踌躇。
  右七曲。
  
  ○ 江南弄三首 梁·简文帝
  
  ○ 江南曲
  
  和云:“春季路,时使佳人度。”
  枝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上春并归,长杨扫地桃花飞。清风吹人光照衣。光照衣,景将夕。掷黄金,留上客。
  
  ○ 龙笛曲
  
  和云:“《江南弄》,真能下翔凤。”
  金门玉堂临水居,生机勃勃嚬一笑千万馀。游子去还原莫疏。原莫疏,意何极,双鸳鸯,两相忆。
  
  ○ 采莲曲
  
  和云:“《采莲归》,渌水好沾衣。”
  桂楫兰桡浮碧水,江花玉面两貌似。莲疏藕折香风起。香风起,白日低,采莲曲,使君迷。
  
  ○ 江南弄四首 沈约
  
  ○ 赵瑟曲
  
  上饶奇弄出文梓,萦弦急调切流徵。玄鹤徘徊白云起。白云起,郁披香。离复合,曲未央。
  
  ○ 秦筝曲
  
  罗袖飘纚拂雕桐,促柱高张散轻宫。迎歌度舞遏归风。遏归风,止流月。寿万春,欢无歇。
  
  ○ 阳春曲
  
  刘向《新序·宋子渊对楚蚡冒问》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有口皆碑》,国中属而和者千人。其为《阳陵采薇》,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数拾人而已也。引商刻角,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是以其曲弥高,其和弥寡。可是《阳节》所一贯亦远矣。”《乐府解题》曰:“春季,伤也。”
  旱柳垂地燕差池,缄情忍思落容仪。弦伤曲怨心自知。心自知,人不见。动罗裙,拂珠殿。
  
  ○ 朝云曲
  
  阳台氤氲多异色,巫山高高上无极。云来云去长不息。长不息,梦来游。极万世,度千秋。
  
  ○ 江南弄中
  
  ○ 江南弄 唐·王勃
  
  江南弄,巫山连楚梦。行雨行云几相送。瑶轩金谷上春时,玉童仙女无见期。紫露香烟眇难托,清风光明的月遥相思。遥相思,草徒绿,为听双飞太虚曲。
  
  ○ 同前 唐·李贺
  
  江玫瑰深橙雾起凉波,天上叠巘红嵯峨。水风浦云生老竹,渚暝蒲帆如后生可畏幅。鲈板千头酒百斛,酒中倒卧南山绿。吴歈越吟未终曲,江上团团帖寒玉。
  
  ○ 采莲曲二首 梁·简文帝
  
  晚光照空矶,采莲承晚晖。风起湖难度,莲多摘未稀。棹动水芝落,船移白鹭飞。荷丝傍绕腕,菱角远牵衣。
  常闻蕖可爱,采摘欲为裙。叶滑不留綖,心忙无假薰。千春何人与乐,唯有妾随君。
  
  ○ 同前 梁·元帝
  
  碧玉小家女,来嫁汝南王。君子花乱面色,莲花茎杂衣香。因持荐君子,愿袭莲花裳。
  
  ○ 同前 刘孝威
  
  金桨木兰船,戏采江南莲。莲香隔蒲渡,莲茎满江鲜。房垂易动手,柄曲自临盘。露花时湿钏,风茎乍拂钿。
  
  ○ 同前 硃超
  
  艳色前后发,缓楫去来迟。看妆碍荷影,洗手畏菱滋。摘除莲上叶,拖出藕中丝。湖里人Infiniti,何日满船时。
  
  ○ 同前 沈君攸
  
  平川映晓霞,莲舟泛浪华。衣香随岸远,荷影向流斜。度手牵长柄,转楫避疏花。还船不畏满,归路讵嫌赊。
  
  ○ 同前二首 吴均
  
  江南当夏清,桂楫逐流萦。初疑京兆剑,复似汉冠名。荷香带风远,莲影向根生。叶卷珠难溜,花舒红易倾。日暮凫舟满,归来渡锦城。
  锦带杂花钿,罗衣垂绿川。问子今何去,出采江南莲。辽西五千里,欲寄无因缘。原君早旋返,及此水芙蕖鲜。
  
  ○ 同前 陈·后主
  
  相催暗中起,妆后天已光。随宜巧注口,薄落点花黄。风住疑衫密,船小畏裾长。波文散动楫,茭花拂度航。低荷乱翠影,采袖新莲香。归时会被唤,且试入兰房。
  
  ○ 同前 隋·卢思道
  
  曲浦戏妖姬,轻盈不制服。擎荷爱圆水,折藕弄长丝。珮动裙风入,妆销粉汗滋。菱歌惜不唱,须待暝归时。
  
  ○ 同前 殷英童
  
  荡舟无数伴,解缆自相催。汗粉无庸拭,风裾随便开。棹移浮荇乱,船进倚荷来。藕丝牵作缕,莲叶捧成杯。
  
  ○ 同前 唐·崔国辅
  
  玉溆花红发,金塘水碧流。相逢畏相失,并著采莲舟。
  
  ○ 同前 徐彦伯
  
  妾家越水边,摇艇入江烟。既觅同心侣,复采同心莲。折藕丝能脆,开花叶正圆。春歌弄光明的月,归棹落花前。
  
  ○ 同前 唐·李白
  
  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金芙蓉共人语。承德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袖空中举。岸上何人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
  
  ○ 同前 唐·贺知章
  
  稽山罢雾郁嵯峨,镜水无风也自波。管谟业春度芳菲尽,别有中等采莲花。
  
  ○ 同前三首 唐·王江宁
  
  吴姬越艳楚王妃,争弄莲舟水湿衣。来时浦口花迎入,采罢江头月送归。
  莲茎罗裙黄金年代色裁,六月春向脸两侧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越女作桂舟,还将桂为楫。湖上水渺漫,清江初可涉。采撷鹦哥花,莫摘夫容叶。将归问夫婿,颜色何如妾。
  
  ○ 同前二首 戎昱
  
  虽听采莲曲,讵识采莲心。漾楫爱花远,回船愁良深。烟生极浦色,日落半江阴。同侣怜波静,看妆堕玉簪。
  涔阳女兒花满头,毵毵同泛木兰舟。秋风日暮西湖里,争唱菱歌不肯休。
  
  ○ 同前 唐·储光羲
  
  浅渚草水芝繁,深塘菱叶疏。独往方自得,耻邀淇上姝。广江无术阡,大泽绝方隅。浪中海童语,流下鲛人居。春雁时隐舟,新荷复满湖。采采乘日暮,不思贤与愚。
  
  ○ 同前二首 鲍溶
  
  弄舟朅来南塘水,莲花茎映身摘莲子。暑衣清净鸳鸯喜,作浪舞花惊不起。殷勤护惜纤纤指,水菱初熟多新刺。
  采莲朅来水无风,莲潭如镜松如龙。夏衫短袖交斜红,艳歌笑漫不经心新夫容,戏鱼住听泽芝东。
  
  ○ 同前 唐·张籍
  
  秋江对岸莲子多,采莲女兒凭船歌。青房圆实齐戢戢,争前竞折荡漾波。试牵绿茎下寻藕,断处丝多刺伤手。白练束腰袖半卷,不插玉钗妆梳浅。船中未满度前洲,借问什么人家家住远。归时共待暮潮上,自弄芙蕖还荡桨。
  
  ○ 同前 唐·白居易
  
  菱叶萦波荷飐风,水芸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 同前 僧齐己
  
  越溪女,越江莲,齐夫容,双婵娟。嬉游向何方,采撷且同船。浩唱发容与,清波生漪涟。时逢岛屿泊,几共鸳鸯眠。襟袖既盈溢,芬芳亦相传。薄暮归去来,苎罗生碧烟。
  
  ○ 采莲归 唐·王勃
  
  采莲归,绿水华衣。秋风起浪凫雁飞。桂棹兰桡下长浦,罗裙玉腕摇轻橹。叶屿花潭极望平,江讴越吹相思苦。想思苦,佳期不可驻。塞外征夫犹未还,江南采莲今已暮。今已暮,摘莲花。今渠那必尽倡家。官道城南把叶子,何如江上采水芝。莲花复水水芝,花叶何重叠。叶翠本羞眉,花红强如颊。佳人不在兹,怅望别离时。牵花怜共蒂,折藕爱莲丝。故情何处所,新物徒华滋。不惜南津交佩解,还羞白令海雁书迟。采莲歌有节,采莲夜未歇。正逢浩荡江上风,又值徘徊江上个月。莲浦夜相逢,吴姬越女何丰茸。共问寒江千里外,征客关山更几重。
  
  ○ 采莲女 唐·阎朝隐
  
  采莲女,采莲舟,春天春江碧水流。莲衣承玉钏,莲刺罥银钩。薄暮敛容歌黄金年代曲,氛氲香气满汀洲。
  
  ○ 湖边采莲妇 唐·李供奉
  
  三姑织白纻,未解将人语。二妹采泽芝,溪湖相对重。长兄行不在,莫使别人逢。原学秋胡妇,真心比古松。
  
  ○ 张静婉采莲曲 唐·温岐
  
  《梁书》曰:“羊偘性豪侈,善音律,姬妾列侍,穷极浮华。有舞人王宛平婉,容色绝世,腰围大器晚成尺六寸,时人咸推能掌上舞。偘尝自造采莲棹歌两曲,甚有新致,乐府谓之《汪林海婉采莲曲》。其后所传,颇失故意。”
  兰膏坠发红玉春,燕钗拖颈抛盘云。城西杨柳向娇晚,门前沟水波潾潾。麒麟公子朝天客,珮马珰珰度春陌。掌中无力舞衣轻,翦断鲛绡破春碧。抱月飘烟大器晚成尺腰,麝脐龙髓怜娇饶。秋罗拂衣碎光动,露重花多香不销。鸂鶒胶胶塘水满,绿萍如粟莲花茎短。大器晚成夜烈风送雨来,粉痕零落愁红浅。船首折藕丝暗牵,藕根莲子相留连。郎心似月月易缺,十四十三清光圆。
  
  ○ 凤笙曲 唐·沈佺期
  
  忆昔王子晋,凤笙游云空。挥手弄白日,安能恋青宫。岂无婵娟子,结念罗帐中。怜寿不贵色,身世两无穷。
  
  ○ 凤吹笙曲 唐·青莲居士
  
  仙人十八爱吹笙,学得昆丘彩凤鸣。始闻炼气餐金液,复道朝天赴玉京。玉京遥远几千里,凤笙去去无边已。欲叹离声发绛脣,更嗟别调流纤指。那个时候惜别讵堪闻,此地相看未忍分。重吟真曲和清吹,却奏仙歌响绿云。绿云紫气向函关,访道应寻缑氏山。莫学吹笙王子晋,黄金时代遇浮丘断不还。   

各位莫叹贫。富贵不由人。孩他爸八十强而仕。余当七十弱冠辰。管谟业草木委冬雪。会应休息遇春日。对酒叙长篇。穷途运命委老天爷。但愿樽中九酝满。莫惜床头百个钱。直得优游卒二岁。何劳费力事百多年。——南北朝·鲍照《拟行路难》

小序题解古今乐录曰。上云乐七曲。梁武帝制。以代西曲。豆蔻年华曰凤台。二曰桐柏。三曰方丈。四曰方诸。五曰玉龟。六曰金丹。七曰兖州。凤台上。两迟迟。云之际。神光朝天极。华盖遏延州。羽衣昱耀。春吹去复留。——南北朝·萧衍《上云乐 凤台曲》

  瑟调曲五
  ○ 门有车马客行 晋·陆机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云:‘《门有车马客行》歌东阿王置酒风华正茂篇。’”《乐府解题》曰:“曹植等《门有车马客行》皆言问讯其客,或得故旧乡亲,或驾自法国首都,备叙市朝迁谢,亲友凋丧之意也。”按曹植又有《门有万里客》,亦与此同。
  门有车马客,驾言发故乡。念君久不归,濡迹涉江湘。投袂赴门涂,揽衣不比裳。拊膺携客泣,掩泪叙温凉。借问邦族间,恻怆论存亡。亲友多零落,旧齿皆凋丧。市朝互迁易,城堡或丘荒。坟垄日月多,松柏郁茫茫。天道信崇替,人生安得长。慷慨惟终身,俯仰独忧伤。
  
  ○ 同前 宋·鲍照
  
  门有车马客,问君何乡士。捷步往相讯,果得旧邻里。凄凄声中情,慊慊增下俚。语昔有故悲,论今无新喜。下午相访慰,日暮无法已。欢戚竞寻诸,谈调何终止。辞端竟未究,忽唱分涂始。前悲还未有弭,后戚方复起。嘶声盈我口,谈言在笔者耳。手迹可传心,愿尔笃行李。
  
  ○ 同前 陈·张正见
  
  飞观霞光启,重门平旦开。北阙高輶过,东方连骑来。俗世扬翠毂,赭汗染龙媒。桃花夹迳聚,流水傍池回。捎鞭聊静电,接轸暂停雷。非关万里客,自有六奇才。琴和朝雉操,酒泛夜光杯。舞袖飘金谷,歌声绕凤台。良时不可再,驺驭郁相催。安知太行道,失路车轮摧。
  
  ○ 同前 隋·何妥
  
  门前车马客,言是故乡来。故乡有书信,驰骋印检开。开书看未极,行客屡相识。借问故乡人,潺湲泪不息。上言告别久,下道望应归。寸心将夜鹊,相逐向南飞。
  
  ○ 同前 唐·虞世南
  
  财雄重交结,戚里擅富华。曲台临上路,高门抵狭斜。赭汗千金门岛和马祖岛,绣毂五香车。白鹤随飞盖,硃路入鸣笳。夏莲开剑水,春桃发露花。轻裙染回雪,浮蚁泛流霞。高谈辩飞兔,摛藻握灵蛇。逢恩借羽翼,失路委泥沙。暧暧风烟晚,路长归骑远。日斜青琐第,尘飞金谷苑。危弦促柱奏巴渝,遗簪堕珥解罗襦。怎么样守直道,翻使谷名愚。
  
  ○ 同前 李白
  
  门有车马客,金鞍曜硃轮。谓从丹霄落,乃是故同乡。呼兒扫中堂,坐客论悲辛。对酒两不饮,停觞泪盈巾。叹小编万里游,飘飖四十春。空谈霸王略,紫绶不挂身。雄剑藏玉匣,阴符生素尘。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借问宗党间,多为泉下人。生苦百大战,死讬万鬼邻。DongFeng扬胡沙,埋翳周与秦。大运且如此,苍穹宁匪仁。恻怆竟何道,存亡任大钧。
  
  ○ 门有万里客行 魏·曹植
  
  门有万里客,问君何乡人,褰裳起从之,果得心所亲。挽裳对笔者泣,太息前自陈。
  本是朔方士,今为吴越民。行行将复行,去去适西秦。
  
  ○ 墙上难为趋 晋·傅玄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云:‘《墙上难用趋行》,荀录所载,墙上黄金年代篇,今不传。’”
  门有车马客,骖服若腾飞。革组结玉佩,蘩藻纷葳蕤。冯轼垂长缨,顾盼有馀辉。贫主屣弊履,整比蓝缕衣。客曰嘉病乎,正色意无疑。吐言若覆水,摇舌不可追。渭滨渔钓翁,乃为周所谘。颜渊处陋巷,大圣称庶几。苟富不知度,千驷贱采薇。季孙由俭显,管子病三归。夫差耽淫侈,终为越所围。遗身外荣利,然后享巍巍。迷者意气风发何众。孔难知德希。甚美致憔悴,不比豚豕肥。杨硃泣路歧,失道今人悲。子贡欲自矜,原宪知其非。屈伸各异势,穷达分裂资。夫唯体中庸,先每日不违。
  
  ○ 同前 北周·王褒
  
  昔称梁亚圣,兼闻鲁孔圣人。访政聊为述,问陈岂相酬。末代多幸运,卿相尽经由。台郎百金价,台司千万求。当朝少直笔,趋代皆曲钩。廷尉十年不得调,将军百战未封侯。夜伏拥门作常伯,自有蒲萄得明州。白璧求善价,明珠难暗投。高墙不可践,井水自难浮。风胡有年龄,銛利比吴钩。
  
  ○ 日重光行 晋·陆机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日重光行》,今不传。”崔豹《古今注》曰:“《日重光》,《月重轮》,群臣为汉章帝作也。明帝为皇世子,乐人作歌诗四章,以赞皇太子之德。风华正茂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轮》,三曰《星重辉》,四曰《海重润》。汉末丧乱,后二章亡。旧说云,君王之德,光明如日,规轮卯月,众辉如星,霑润如海。皇太子比德,故云重也。”
  日重光,奈何天回薄。日重光,冉冉其游如飞征。日重光,今我日华华之盛。日重光,倏忽过,亦安停。日重光,盛往衰,亦必来。日重光,举个例子四时,固恆相催。日重光,惟命有分可营。日重光,但难熬才志。日重光,身没之后无遗名。
  
  ○ 月重轮行 魏·文帝
  
  三辰垂光,照临四海。焕哉何煌煌,悠悠与世界久长。
  愚见近日,圣睹万年。明暗相绝,何可胜言。
  
  ○ 同前 魏·明帝
  
  天地无穷,人命有终。立功扬名,行之在躬。圣贤衡量,得为道中。
  
  ○ 同前 晋·陆机
  
  人生临时常,月重轮。盛年焉可恃,月重轮。吉凶倚伏,百余年莫我与期。临川曷悲悼,兹去不从肩,月重轮。功名不勖之,善哉古时候的人,扬声敷闻九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身名流何穆。既自才难,既嘉运,亦易愆。俯仰行老,存没将何观?志士慷慨独长叹,独长叹。
  
  ○ 同前 梁·戴暠
  
  皇基属明两,副德表重轮。重轮非是晕。桂满自恆春。海珠含更灭,阶蓂翳且新。婕妤比团扇,曹王譬洛神。浮川疑让璧,入户类烧银。一向看顾兔,不曾闻不闻不问麟。北堂岂盈手,西园偏照人。
  
  ○ 蜀道难二首 梁·简文帝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蜀道难行》,今不歌。”《乐府解题》曰:“《蜀道难》备言铜梁玉垒之阻,与《后晋弦》颇同。”《知府谈录》曰:“李太白作《蜀道难》,以罪严武。后陆暢谒韦南康皋於蜀郡,感韦之遇,遂反其词作者《蜀道易》云:‘蜀道易,易於履平地。’”按铜梁玉垒在蜀郡西北,今永康是也。非入蜀道,失之远矣。
  建平督邮道,鱼复永安宫。若奏巴渝曲,时当君思中。
  巫山四百里,巴水一次曲。笛声下复高,猿啼断还续。
  
  ○ 同前二首 刘孝威
  
  玉垒高无极,铜梁不可攀。双流逆巇道,九阪涩阳关。邓侯束马去,王生敛辔还。惧身充叱驭,奉玉若犹慳。
  嵎山金碧有高大,迁停车马正轻肥。弥思王褒拥节去,复忆相如乘传归。君平子云寂不嗣,江汉英灵已信稀。
  
  ○ 同前 陈·阴铿
  
  王尊奉南梁,灵关不惮遥。高岷长有雪,阴栈屡经烧。
  轮摧九折路,骑阻七星桥。蜀道难如此,功名讵可要。
  
  ○ 同前 唐·张文琮
  
  梁山镇地险,积石阻云端。深谷下寥廓,层岩上郁盘。
  飞梁驾绝岭,栈道接危峦。揽辔独长息,方知斯路难。
  
  ○ 同前 李白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於上蓝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三万魏完吾,乃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能够横绝峨眉巅。山崩地裂大侠死,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足,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曾几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枯木,雄飞呼雌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於上青天!让人听此凋硃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剑阁峥嵘而伟岸,一夫当关,一夫当关。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性心理障碍吮血,杀人如草。锦城虽云乐,不比早还家。蜀道之难难於上蓝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 棹歌行五解 魏·明帝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云:《棹歌行》歌明帝‘王者布大化’意气风发篇,或云左延年作,今不歌。梁简文帝在西宫轮更制度歌,少异此也。”《乐府解题》曰:“晋乐,奏拓跋肆辞云‘王者布大化’,备言平吴之勋。若晋陆机‘迟迟春欲暮’,梁简文帝‘妾住在湘川’,但言乘舟鼓棹而已。
  王者布大化,配乾稽后祇。阳育则阴杀,晷景应度移。文德以时振,武功伐不随。重华舞干戚,有苗固守妫。蠢尔吴蜀虏,凭江栖山阻。哀哉王士民,景仰靡依怙。帝王悼愍斯,宿昔奋天怒。发小编秦皇岛宫,列舟于长浦。前几天乘波扬,棹歌悲且凉。太常拂白日,旗帜纷设张。将抗旄与钺,曜威於彼方。讨伐以吊民,清自身西南疆。
  右风度翩翩曲,晋乐所奏。
  
  ○ 同前 晋·陆机
  
  迟迟春季季,天气柔且嘉。元吉隆初已,濯秽游沧澜江。龙舟浮鹢首,羽旗垂藻葩。乘风宣飞景,逍遥戏中波。名讴激清唱,榜人纵棹歌。投纶沉洪川,飞缴入紫霞。
  
  ○ 同前 宋·孔甯子
  
  君子乐和节,品物待阳时。上祖降繁祉,元已命水嬉。仓武戒桥梁,旄人树羽旗。高樯抗飞帆,羽盖翳华枝。佽飞激逸响,娟娥吐清辞。溯洄缅无分,欣流怆有思。仰瞻翳云缴,俯引沈泉丝。委羽漫通渚,鲜染中填坻。鹢鸟威江使,扬波骇冯夷。夕影虽已西,终无期。
  
  ○ 同前 吴迈远
  
  十七为汉使,孤剑出皋兰。西南穷天险,西南毕地关。岷山高以峻,燕水清且寒。一去千里孤,边马曾几何时还?遥望烟嶂外,瘴气郁云端。始知身死处,毕生从今以后残。
  
  ○ 同前 鲍照
  
  羁客离婴时,飘飖无定所。昔秋寓江介,兹春客河浒。往戢于役身,愿令怀永楚。冷冷儵疏潭,邕邕雁循渚。飂戾长风振,遥曳高忛举。惊波无留连,舟人不踌伫。
  
  ○ 同前 梁·简文帝
  
  妾家住湘川,菱歌本任性。风生解刺浪,水深能捉船。叶乱由牵荇,丝飘为折莲。溅妆疑薄汗,霑衣似故湔。浣纱流暂浊,汰锦色还鲜。参同赵婕妤,借问李延年。平素入弦管,什么人在棹歌前?
  
  ○ 同前 刘孝绰
  
  日暮楚江上,江深风复生。所思竟何在,相望徒盈盈。舟子行催棹,无所喝流声。
  
  ○ 同前 阮研
  
  水花始出水,绿荇叶初鲜。且停《白雪》和,共奏《激楚》弦。生平此受到,15日当千年。
  
  ○ 同前 王籍
  
  扬舲横大江,乘流任荡荡。轻桡莫不息,复逐夜潮上。时见湘水仙,恆闻解佩响。
  
  ○ 同前 北齐·魏收
  
  雪溜添春浦,花水足新流。桃发武陵岸,柳拂武昌楼。
  
  ○ 同前 隋·萧岑
  
  桂酒既潺湲,轻舟亦乘驾。鼓枻何吟吟,吟笔者皇唐化。容与沧浪中,淹留明月夜。
  
  ○ 同前 卢思道
  
  秋江见底清,越女复倾城。方舟共采摘,最得可怜名。落花流宝珥,微吹动香缨。带垂连理湿,棹举木兰轻。顺风传细语,因波寄远情。何人能结锦缆,薄暮隐西塘。
  
  ○ 棹歌行 唐·骆宾王
  
  写月涂黄罢,凌波拾翠通。镜花摇芰日,衣麝入荷风。叶密舟难荡,莲疏浦易空。凤媒羞自讬,鸳翼恨难穷。秋帐灯花翠,倡楼孔雀蓝红。相思无别曲,并在棹歌中。
  
  ○ 同前 徐坚
  
  棹女饰银钩,新妆下翠楼。霜丝青桂楫,兰枻紫霞舟。水落益州曙,风起洞庭秋。扣船过曲浦,飞帆越回流。影入桃花浪,春飘杜若洲。洲长殊未返,萧散云霞晚。日下大江平,烟生归岸远。岸远闻潮波,争途游戏多。因声赵津女,来听采菱歌。
  
  ○ 蒲阪行 齐·陆厥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蒲阪行》,今不歌。”《通典》曰:“河东,唐虞所都蒲阪也。汉为蒲阪县。春秋时秦晋战於河曲,即其地也。”
  吉林风已春,河间柳已把。雁返无南书,寸心何由写。流泊祁连山,飘飖高阙下。
  
  ○ 同前 梁·刘遵
  
  汉使出蒲阪,去去往交河。窥探敢亏对,骖马脱鸣珂。乍作渡泸怨,何辞上陇歌。
  
  ○ 白杨行 晋·傅玄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黄杨行》,今不歌。”
  青云固非青,当云奈白云。骥从西北驰来,吾何忆。骥来对自个儿悲鸣,举头气凌青云。当奈此骥正龙形。踠足蹉跎长坡下,蹇驴慷忾,敢与自己争驰。谢豹花盐车之中,流汗两耳尽下垂。虽怀千里之逸志,此时一得施。白云彯彯,舍作者高翔。青云徘徊,戢笔者愁啼。上眄增崖,下临清池。日欲西移,既来归君。君不风流倜傥顾,仰天叹息。当用生为,青云乎,飞时悲,当奈何邪!青云飞乎!
  
  ○ 胡无中国人民银行 梁·徐摛
  
  《古今乐录》曰:“王僧虔《技录》有《胡无中国人民银行》,今不歌。”
  刻楹登鲁殿,拥絮拭胡妆。犹将汉闺曲,何人忍奏氈房。遥忆甘泉夜,暗泪断人肠。
  
  ○ 同前 吴均
  
  剑头利如芒,恆持照眼光。铁骑追骁虏,金羁讨黠羌。
  高秋八十一月,胡地草曾经沧海。男兒不惜死,破胆与君尝。
  
  ○ 同前 唐·徐彦伯
  
  七月繁霜下,征人远凿空。云摇锦更节,海照角端弓。
  暗碛埋砂树,冲飙卷塞蓬。方随敬拜入,歌舞玉门中。
  
  ○ 同前 聂夷中
  
  男兒徇大义,立节不沽名。腰间悬陆离,大歌胡无行。不读商朝书,不览安阳经。醉卧广陵楼,梦入受降城。更愿生羽仪,飞身入青冥。请携国君剑,斫下旄头星。自然胡无人,虽有无战事。悠哉典殖民地,驱羊老平生。
  
  ○ 同前 李白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幹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扫帚星白羽腰间插,霸王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英雄豪杰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旁。胡无人,汉道昌。太岁之寿六千霜,但歌大局面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故无人,汉道昌。
  
  ○ 同前 僧贯休
  
  霍嫖姚,赵充国,皇中校之平朔漠。肉胡之肉,烬胡帐幄。千里万里,唯留胡之空壳。边风萧萧,榆叶初落。杀气昼赤,枯骨夜哭。将军既立殊勋,遂有《胡无人》曲。作者闻之,国君富有四海,德被无垠。但令一物得所,八表含笑花。亦何须令彼胡无人!   

拟行路难

南北朝:鲍照

鲍照(约415年~466年)南朝宋翻译家,与颜延之、谢灵运合称“元嘉三贵胄”。字明远,乌孜Buick族,祖籍红海(治所在今辽宁郯城西北,辖区满含今云南涟水,久居建康。家世贫贱,临海王刘子顼镇彭城时,任前军参军。刘子顼作乱,照为乱兵所杀。他长于乐府诗,其七言古诗对北宋诗句的进步起了很关键的效果。有《鲍参军集》。

鲍照

凝阶夜似月。拂树晓疑春。萧散忽如尽。徘徊已复新。暂蔽卷纨质。复惭施粉人。若逐清劲风起。哪个人言非玉尘。——南北朝·何逊《和司马硕士咏雪诗》

和司马大学生咏雪诗

远汉景德。盛楚连徽。灼灼中垒。入奥知微。殊源别派。复属清辉。伊小编兰执。升堂启扉。——南北朝·沈约《赠刘南郡委连诗》

赠刘南郡委连诗

小序题解古今乐录曰。上云乐七曲。梁武帝制。以代西曲。风华正茂曰凤台。二曰桐柏。三曰方丈。四曰方诸。五曰玉龟。六曰金丹。七曰荆州。凤台上。两放慢。云之际。神光朝天极。华盖遏延州。羽衣昱耀。春吹去复留。——南北朝·萧衍《上云乐 凤台曲》

上云乐 凤台曲

南北朝:萧衍

小序题解古今乐录曰。上云乐七曲。梁武帝制。以代西曲。大器晚成曰凤台。二曰桐柏。三曰方丈。四曰方诸。五曰玉龟。六曰金丹。七曰临安。凤台上。两缓慢。云之际。神光朝天极。华盖遏延州。羽衣昱耀。春吹去复留。1

上云乐 凤台曲

南北朝:萧衍

梁高祖武皇上萧衍(464年-549年),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郡武进县东城里(今广西省玄武区访仙镇)人。南北朝时代梁朝政权的创建者。萧衍是兰陵萧氏的世家子弟,为清朝相国萧相国的八十六世孙。老爸萧顺之是齐高帝的族弟,封临湘县侯,官至丹阳尹知事,母张尚柔。他本来是元朝的决策者,汉朝One plus二年,齐和帝被迫“禅位”于萧衍,隋朝确立。萧衍在位时间达七十一年,在南朝的太岁中列第壹人。在位颇具执政绩效,在位老年产生“侯景之乱”,都城陷落,被侯景监管,死于台城,享年九八岁,葬于修陵,谥为武帝,庙号高祖。

萧衍

绿珠歌扇薄。飞燕舞衫长。琴曲随流水。箫声逐凤凰。细缕缠钟格。圆花钉鼓床。悬知曲不误。无事畏周瑜。——南北朝·庾信《和赵王看伎诗》

和赵王看伎诗

紫台高不极。清溪千仞余。坛边逢药铫。洞里阅仙书。庭舞经乘鹤。池游被控鱼。稍昏蕙叶敛。欲暝槿花疎。徒教斧柯烂。会自不凌虚。——南北朝·阴铿《游始兴道馆诗》

游始兴道馆诗

翔驰骑。千里姿。伯乐不举何人能知。南荆璧。万金赀。和氏不斵与石离。年难留。时易陨。厉志莫赏徒劳疲。沮齐音。溺赵吹。匠石善运郢不危。古绵眇。理参差。单心慷慨双泪垂。——南北朝·谢惠连《鞠歌行》

鞠歌行

南北朝:谢惠连

翔驰骑。千里姿。伯乐不举什么人能知。南荆璧。万金赀。和氏不斵与石离。年难留。时易陨。厉志莫赏徒劳疲。沮齐音。溺赵吹。匠石善运郢不危。古绵眇。理参差。单心慷慨双泪垂。1

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乐府诗集,拟行路难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