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圣经故事

- 编辑: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

圣经故事


以利亚最后的日子和他的升天


先知以利沙


血债血还

亚哈之死 89


害怕一个妇人

90

91

95

列王纪上22:1-29
历代志下18:1-28

   有一天,亚哈的王宫来了一位贵客。这人是谁?他是……犹大的国王约沙法,他来与亚哈、耶洗别小住一段时间。
   犹大国王来拜访以色列国王,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在耶罗波安和巴沙做以色列王的时候,以色列和犹大两国之间战祸不断,不是今天你打我,就是明天我打你,似乎两国之间有莫大的仇恨。实际上,这不过是场可悲、无聊的战争,是一场兄弟间的内战。因为犹大国和以色列国本来是由一个王国分裂而成的,两国的人民都拥有共同的祖先、共同的语言,属于同一个民族,所以,不管怎么打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到亚哈的父亲暗利当上了以色列的国王,两国之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暗利和当时的犹大国王签定了一个和平条约。
   如今亚哈做了以色列的国王,约沙法则做了犹大的国王。约沙法和亚哈不同,他是一位敬畏上帝的国王。在以色列国历代的国王中没有一个是敬畏上帝的,可是,在犹大国的国王中却有几位敬畏上帝的国王,约沙法就是其中的一位。
   小朋友,往后我还会讲好几位犹大国王的故事,到时你对犹大的国王也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约沙法不仅和亚哈成为好朋友,而且还决定和亚哈结亲。约沙法的长子要娶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为妻。
   约沙法这样做实在不讨上帝的喜悦,因为敬畏上帝的约沙法根本就不应该和亚哈、耶洗别一家那么亲密,就如上帝的仆人不应该与魔鬼的奴仆交往密切一样。更何况约沙法还想和亚哈结亲呢?
   现在,约沙法到亚哈的王宫作客,他们俩在一起商讨了许多大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是针对亚兰国王便哈达的。便哈达?他不是和亚哈签订了盟约吗?难道有问题了?是的,以色列人和亚兰人又要打仗了。
   从这次亚哈和约沙法两位国王会面的时间算起,到便哈达率领亚兰大军第二次进攻以色列遭到惨败,被迫向亚哈投降,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亚哈在和便哈达签订盟约之后,就把便哈达给放了。合约中的一条是,便哈达要把其父从以色列人夺取的城池都归还给以色列。可是便哈达回国后,没有遵守诺言,把该还的城池还给以色列。这使得亚哈非常生气。
   基列的拉末城就是其中一座该归还给以色列的城池。拉末城位于约旦河的东边,就是流便、迦得和半个玛拿西支派居住的地方。拉末是一座逃城。它建于所罗门王时代,后来落入亚兰人手中。
   亚哈和约沙法在谈起拉末城时,气愤地说:“便哈达这个背信忘义的人,要是他不把基列的拉末城还给我,我就自己去夺回来。为了夺回拉末城,我不惜向便哈达宣战。”
   亚哈说到这儿,突然把话锋一转,问约沙法:“你愿意出兵助我一臂之力,把拉末城夺回来吗?”
   约沙法马上答应说:“那当然了!你只管放心,我一定会率领犹大军队帮你争战。让咱们俩联手把亚兰人赶出基列的拉末城。”
   亚哈见约沙法那么爽快,满口答应,心中非常高兴,他认为只要有约沙法出兵相助,那么夺回基列的拉末城肯定是十拿九稳的事。
   可是,约沙法并不像亚哈这么乐观,他不认为两国联合出兵就一定能打败亚兰军队。约沙法想先求问一下上帝,看他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帮助他们。
   小朋友,你看出亚哈和约沙法的不同之处了吧。亚哈在做任何事之前,从来没想过要依靠上帝,他觉得靠自己就能一手遮天,把事情办妥。而约沙法却明白若离开上帝,他将一事无成。他深信没有上帝的祝福,什么事也不会顺利。
   所以,约沙法建议在决定出兵之前,先求问上帝,看看上帝是不是同意他们的做法。约沙法对亚哈说:“我们今天就求问上帝对这事的旨意吧。”
   亚哈表面上不得不接纳约沙法的建议。于是,他派人召集以色列国的众先知,想透过他们求问上帝。
   撒玛利亚的城门前有一大片空地。现在,这片空地上黑压压地站了好几百人。在他们面前,并肩坐着以色列王亚哈和犹大王约沙法。站在这片空地上的是些什么人呢?
   他们是亚哈请来的先知。亚哈这次可是做足了功夫,不是只请几个先知,而是请了足足四百个先知。可惜的是,尽管人很多,但他们当中却没有一个是上帝的先知,他们都是只会说谎的假先知。
   亚哈开口问面前站着的先知们:“你们说,我们该不该出兵攻打基列的拉末城呢?我出兵会不会得胜呢?”
   这些先知们彼此议论一番,很快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他们派一个代表把结论告诉亚哈,说:“陛下,我们一致认为你应该出兵攻打基列的拉末城。上帝肯定会使你得胜。你会打败亚兰军队,夺回基列的拉末城。”
   亚哈听了先知的这番话,转头得意地看了约沙法一眼,好像在说:“怎么样?现在你该放心了吧!”
   可是,约沙法脸上并没有露出轻松的神情,反而眉头微皱。约沙法根本不相信这些先知的话,因为他们不是上帝选召的先知,他们全是以色列第一任国王耶罗波安设立,事奉但和伯特利两地金牛犊的先知。
   约沙法迟疑了一下,转脸问亚哈:“难道这里没有上帝的先知吗?”
   亚哈听了约沙法的话心里一阵不快。他看出约沙法对他并不完全信任。
   亚哈勉强地回答说:“有的,有一位上帝的先知。不过我没请他来,我恨他。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好话,尽跟我讲些不吉利的话。”
   亚哈,你说这话没错,上帝的先知确实没有对你说过一句好话。但是,这只能怪你自己。谁叫你不敬畏上帝,又是一个邪恶的国王呢?上帝的先知对你这种人当然没什么好话可说。
   亚哈心里很不愿意把上帝的先知请来,可是,他又不好拒绝约沙法的要求,他毕竟是有求于约沙法啊!
   “去,给我把那人找来。”亚哈吩咐身旁一名侍从说。那名侍从马上遵命而去。
   亚哈要找的这位先知会是谁呢?……小朋友,你们也许会回答:“当然是以利亚。”
   不对,不对,答错了。亚哈要找的先知不是以利亚,而是米该雅。米该雅和以利亚一样,都是上帝的先知。
圣经故事。   只见那名侍从离开亚哈之后,往监狱直奔。监狱?没错。亚哈把米该雅给关进了监狱。因为米该雅曾经责备亚哈所犯的种种罪行,提出警告,得罪了亚哈,所以被亚哈给关进监狱。
   那名侍从赶到监狱,把米该雅从牢里提出来。当着米该雅的面,侍从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最后,他对米该雅说:“所有的先知都预言亚哈王会得胜,你要是放聪明一点儿的话,就顺着他们说。”
   然而,米该雅却坚决地摇着头说:“上帝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绝不会随便附和人。”
   那名侍从一看米该雅这个态度,不再言语,押着米该雅匆匆去见亚哈。与此同时,亚哈和约沙法仍然在城门前的空地上,焦急地等待米该雅的到来。
   很快地,米该雅就站在两位国王面前。亚哈满脸怒容,瞪着米该雅,而约沙法却用尊敬和同情的目光上下打量面前这位上帝的仆人。约沙法觉得把上帝的先知关进监狱,实在是一件大大得罪上帝的坏事。
   “米该雅!”亚哈问:“你说,我们该不该去攻打基列的拉末城?”
   米该雅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回答说:“去,只管去,上帝会保佑你打败亚兰人的。”
   亚哈从米该雅嘲笑的语调中,听出米该雅在说反话。
   “米该雅!”亚哈厉声喝道:“你给我说实话,上帝真的是这样告诉你的吗?”
   米该雅收起讥讽的笑容,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目光炯炯地看着亚哈,一字一句地回答说:“我看见以色列人散在山上,好像没有牧人的羊群一样。”
   米该雅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小朋友,米该雅说的牧人指的就是以色列王亚哈。以色列人像没有牧人的羊群,则是预言亚哈将在战争中阵亡,以色列人将失去他们的国王,如同羊群失去牧人一样。
   亚哈一下子反应过来,明白了米该雅这句话的意思。他气急败坏地对约沙法说:“你看,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个人尽指着我说坏话,从来不对我讲好话。”
   这时一个巴力的先知从人群中走出来,打了米该雅一记耳光。亚哈见了也没有制止,看来,他默许了那人对米该雅的侮辱。
   亚哈怒气冲冲地下令叫那名侍从把米该雅押回监狱,他又恶狠狠地对那名侍从说:“记住!千万不要让米该雅吃饱喝足,叫他多受点儿苦头。等我打胜仗回来再好好收拾他。”
   你说亚哈是不是很残忍?他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上帝的先知,米该雅是奉上帝的旨意来警告他,可是,亚哈却毫不理会。
   亚哈不顾米该雅的警告,还是点兵出征。尽管犹大王约沙法听了米该雅的预言,不想出兵帮助亚哈,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收回自己的承诺。他既然已经答应亚哈要助他一臂之力,只好勉强和亚哈一块儿出征。

87

列王纪下1

列王纪下2:13-22

列王纪下8:7-15

列王纪上22:30-40
历代志下18:29-34

   嗖!嗖!嗖!成千上万枝利箭在空中交叉乱飞,不断有中箭的士兵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更多的士兵死在刀剑之下。这真是一场恶战,便哈达率领的亚兰军队,与亚哈、约沙法率领的以色列和犹大联军,正打得天昏地暗。
   小朋友,战争是非常可怕,又可恶的。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和人类始祖的时候,世间没有战争,一切都是美好的。后来,人类互相残杀全是因为犯罪的缘故。
   亚哈和约沙法两人不听米该雅的劝阻和警告,率领以色列和犹大联军来到基列的拉末城下,与便哈达的亚兰军队作战。
   开战前,亚哈告诉约沙法说,他不穿王袍改穿普通士兵的衣服上阵指挥。亚哈因为心里害怕,希望藉此逃过亚兰士兵的眼睛,免得他们认出他来。亚哈觉得这样或许能逃脱死亡。
   约沙法没有像亚哈改装,他仍旧穿着王袍上阵。不过这样一来,约沙法可就惨了,亚兰士兵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以为他是以色列王亚哈。
圣经故事。   便哈达在开战前,对手下的将士做了一番部署,说:“这次你们一定要给我把亚哈抓回来,不管是死是活。你们只管集中兵力盯住亚哈一个人进攻。记住!千万不要疏忽大意,让亚哈给跑了。”
   亚兰士兵得到国王的命令后,像风暴一样卷进了战场。便哈达手下的三十二个车兵长把约沙法当作亚哈,一齐朝约沙法的方向攻去。他们越攻越近,眼看着就要把约沙法给包围了。
   约沙法啊!你在这儿干什么呢?你根本就不应该出兵帮亚哈作战。亚哈的事压根儿与你无关,你要是待在耶路撒冷,不就平安无事了吗?
   可惜,这位敬畏上帝的犹大王没有待在自己的王宫,他自投罗网,陷入了战争的漩涡,处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就在约沙法走投无路的时候,情急之中他仰脸向上帝呼求。上帝答应了约沙法的呼求。
   亚兰士兵突然发现他们穷追不舍的人原来不是以色列王亚哈,于是马上停止追击,掉转战车向另外一个方向进攻。约沙法因此脱离了死亡的阴影。虽然约沙法一意孤行,出兵帮助亚哈攻打基列的拉末城,但是上帝还是在他最危难的时候帮助了他。
   亚兰士兵在整个战场四处搜寻以色列王亚哈,可是却连亚哈的影儿都见不到。到底亚哈躲在哪儿呢?……
   其实,亚哈没有躲起来,他正在战场上指挥以色列军队战斗。只不过他身上穿的不是王袍,而是一件普通的军袍。难怪亚兰士兵眼睛找得发酸,都不见亚哈的踪影。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会乔装上阵。
   战场上有一个亚兰士兵勇猛地在和以色列士兵厮杀。他身上带的箭几乎全部射光了,只剩下最后一支。他抽出这支箭,拉弓上弦,没有好好瞄准,就胡乱向空中一射。他觉得反正只剩下最后一支箭了,瞄不瞄准都无所谓。可是,如果他知道这支箭射中的是谁的话,他一定会得意万分。他射中的……竟然是以色列王亚哈!
   亚哈满以为乔装的他能在战场上逃过亚兰人的注意,保住自己的性命。没想到他最后竟然被一支无的之矢给射中了。
   亚哈虽然中箭,仍然坚持不下战场,他忍着巨痛继续站在战车上指挥。终于,他撑不下去了,倒在战车里。没过多久,亚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那支无的之矢成了亚哈的夺命箭。
   这时,夜幕即将降临,亚哈阵亡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整个以色列和犹大的联军。以色列的军心一下子就乱了,阵形也乱了。战场上的以色列士兵开始仍下武器逃跑。漫山遍野都四散着抱头逃命的以色列人,就像一群没有牧人的羊。
   上帝藉着先知米该雅的口所说的预言实现了。后来,以色列的残兵败将把国王的尸体运回撒玛利亚埋葬。亚哈生前使用过的战车溅满了血迹。有人把这辆战车拖到撒玛利亚城外的一个水池清洗。不料有几只觅食的狗跑到池边,舔亚哈的血。
   以利亚不是曾经在拿伯的葡萄园对亚哈说预言:“狗要舔你的血。”上帝藉着以利亚说的这个预言也应验了。
   小朋友,上帝是公义的,他一定会追讨人的罪债。你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一点!

列王纪上19:1-8

以色列王亚哈在战场上阵亡后,他的儿子亚哈谢继承了他的王位,成为以色列的新国王。

当以利亚被接升天,慢慢地从以利沙的视线中消失后,以利沙弯腰拾起以利亚丢下的外衣,无精打采地往回走。

亚兰国王便哈达得了重病,整天躺在首都大马色的王宫里,不能料理国事。就在这时,他听说先知以利沙到了大马色城。

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转忧为喜,因为天终于下雨了。干枯的树叶和青草又变得绿油油的,田地也湿润了。农夫们重新在田里耕地播种。只等收割的季节来到,以色列人的饥荒就要结束了。

亚哈谢从小生长在不敬畏上帝的家庭中。当他继位时,他的母亲耶洗别仍然在世,不断地鼓动他拜偶像巴力。所以,亚哈谢从小就不相信上帝,热心拜偶像。

是啊,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以利亚留下的工作如今要由以利沙独自一人承担,他能承担得住吗?

于是,便哈达叫来他最亲信的手下哈薛,对他说:“你马上带着贵重的礼物去见以利沙,告诉他是我吩咐你去的。请他帮我求问上帝,看我这个病到底会不会好。”

在千千万万兴高采烈的以色列人中,有一个人一点儿也不高兴,相反地,脸上还带着怒容。这个与众不同的人是……王后耶洗别。

一天,亚哈谢在王宫中的阳台观赏风景,阳台四周都有花格栏杆围着。亚哈谢看风景看得入神,不自觉地就把身子倚在栏杆上。不知是亚哈谢没留神,还是阳台的栏杆不牢固,突然,栏杆断了,亚哈谢从阳台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哦,以利沙之所以无精打采,原来是他担心自己要孤立无援地担起以利亚的重担。

小朋友,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亚兰王便哈达和以色列王亚哈谢的不同。当年亚哈谢从楼上失足掉下来,也像现在的便哈达一样,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是亚哈谢没有求问上帝,反而求问苍蝇之神别西卜。便哈达虽然说是异教国家的国王,不信上帝,但他却懂得为自己的病情求问以色列的上帝。

王后耶洗别怒气冲冲地在王宫中走来走去,双拳紧握,眼露凶光。她突然站住,从牙缝间恶狠狠地挤出几句话:“他会知道我的厉害!我要给他一点儿颜色看看,看他下回还敢不敢!”

亚哈谢这一下可摔得不轻,受了重伤,一天到晚只能躺在床上,什么事也不能做。当时,亚哈谢心里很着急。因为他心里有事,什么事呢?他想打仗。

别担心,以利沙!虽然你的老师以利亚离开你了,但是他的上帝还在啊。上帝是不会撇下你一个人不管的,祂会像帮助以利亚那样,不离你的左右。

哈薛听了便哈达的吩咐,立刻带上厚礼去见以利沙。

旁边站着的侍从们都被王后这副凶狠的模样吓得不敢出声。王后耶洗别为什么这么气急败坏呢?

打仗?……打谁呢?打摩押人。原来亚哈做以色列王的时候,摩押王每年都向以色列国进贡十万头羊羔和十万头没剪毛的山羊。

以利沙想到这一点,心中的忧虑立刻被无比的平安取代了。他为上帝与他同在而感到信心倍增。

哈薛问以利沙:“我们国王的病会好吗?”

原来国王亚哈回到耶斯列的王宫后,告诉了耶洗别在迦密山上所发生的事情。当耶洗别听说以利亚杀了她的四百五十个先知,气得直跺脚。她对着亚哈大发雷霆:“你怎么能允许以利亚杀我的先知!好,等着瞧,我明天一定要杀他为我的先知报仇!”

如今亚哈死了,摩押王认为这是背叛以色列的大好时机。于是,他拒绝向以色列的新王亚哈谢进贡。

就这样想着想着,以利沙又来到约旦河边,在河的对岸站着耶利哥先知学校的年轻先知们,他们在等待以利沙的归来。

以利沙回答说:“你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他的病一定会好。但上帝也告诉我,他不久就要去世。”

耶洗别立刻叫来一个侍从,命令他说:“你马上去以利亚那里告诉他,明天我一定要杀他,为我的先知偿命。”

亚哈谢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气愤,马上决定要对摩押王的背叛行为进行报复。亚哈谢打算亲自领兵攻打摩押国,用武力迫使摩押屈服,恢复每年对以色列的进贡。

可是,以利沙该如何过河呢?刚才他和以利亚两人过约旦河时,上帝特别为他们在河中开了一条路,但那条路现在已经没有了。以利沙现在该怎么办呢?

沉默片刻,以利沙盯着哈薛的眼睛,开始哭了。

侍从赶忙出宫执行王后的命令。

可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亚哈谢跌伤了,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故此,亚哈谢非常恼火,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领兵攻打摩押国,没想到却被困在床上。心急的亚哈谢没有耐心躺在床上等身体恢复。他想知道自己还要在床上躺多久。

只见以利沙举起以利亚留下的外衣,学他老师一样击打约旦河水。小朋友,你可能以为以利沙用外衣打水,是想在对岸的年轻先知们面前炫耀一番。

“你为什么哭呢?”哈薛对以利沙突然变得如此伤心感到困惑不解。

热辣辣的阳光下,在一望无际的旷野出现了一个人影。这片旷野位于迦南地的南部,从前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地时曾经在这儿漂流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于是亚哈谢吩咐几个侍从,说:“你们去,帮我求问一下我的伤会不会好?”

不是的。你听!以利沙用外衣打水时嘴里是怎么说的。他说:“以利亚的上帝在哪儿呢?”以利沙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上帝啊!你刚刚为我的老师分开约旦河的河水,使我们从河中走过并且不湿脚。上帝啊!你是永不改变的,请你也帮助我,像你帮助我的老师一样,在约旦河中也开条路,让我走到对岸。”

“因为我知道你将会残害以色列人。”以利沙悲伤地说:“你会放火焚烧以色列的城池,杀害成千上万的以色列士兵,摔死以色列人的婴儿,苦待、迫害以色列的妇女。”

那个人影越走越近。嗯,这不是以利亚吗?……是的,这个孤零零在旷野行走的人正是以利亚。他为什么会跑到旷野来呢?这得从王后耶洗别叫人捎话给以利亚那一天说起。

亚哈谢打发他们向谁求问呢?是以利亚吗?或是以色列的上帝呢?……都不是。亚哈谢派他们到伯特利去求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巴力西卜就是苍蝇之神的意思。

以利沙不是在自我炫耀,他是在祷告,寻求上帝的帮助。上帝答应了他的祷告,再一次在约旦河中开出一条道路,直通对岸。以利沙沿着这条路,直通对岸。以利沙沿着这条路走回对岸。

“怎么会呢?”哈薛满脸惊讶地说:“绝不可能,我不过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哪有本事做这些?”

那天,耶洗别派去的侍从找到以利亚,并把耶洗别所讲的话原原本本地转告以利亚。以利亚听完后当场就被吓住了,他怕耶洗别真的说到做到,第二天就要他的性命。

这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吗,小朋友?亚哈谢明知以色列的上帝不允许以色列人拜偶像,可他却公开求问偶像,求问那个叫人恶心的苍蝇之神。亚哈谢这样故意与上帝为敌,激起了上帝的愤怒,就像他父亲亚哈以前尽做那些激怒上帝的事一样。

岸上的年轻先知们看见这个神迹,都议论着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

“不!你会的。将来有一天你会取代便哈达当亚兰的国王。”以利沙肯定地回答说。

小朋友,你可能没想到以利亚也会害怕吧。想当初在迦密山上,以利亚在国王亚哈面前是多么地勇敢,多么地威风。现在怎么会害怕一个女人呢?难道以利亚不相信上帝会帮助他吗?他对上帝的信心跑到哪儿去了呢?……

亚哈谢,你真是太大胆了!

这些年轻的先知们连忙迎上前去,在以利沙面前下拜行礼。

哈薛向以利沙告辞,返回王宫,报告便哈达去了。

唉!以利亚当时可没想这么多。他也没有好好地跪下祷告,寻求上帝的帮助。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跑,跑得越远越好,跑到耶洗别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当天,以利亚就带着他的仆人离开耶斯列城。

侍从们立刻出发。亚哈谢躺在床上焦急地等待他们的回音。

小朋友,在上帝的扶持下,以利沙获得了和他老师一样高的威望。这威望对以利沙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从此,轮到他指导这些先知学校的学生们了。

哈薛一进门,便哈达就迫不及待地问:“先知以利沙怎么说的?我的病会好吗?”

以利亚带着他的仆人向南走,越过以色列国的边界,进到犹大国。然后,他们继续往南逃跑。不过,途经别是巴城的时候,以利亚把他的仆人留在那里,自己一个人继续往南走。

不久,亚哈谢的房间传来敲门声。门开了,进来的竟是刚刚被亚哈谢打发出去办事的那几个侍从。亚哈谢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那么快就从伯特利回来,他们刚刚才出发啊!

那些年轻的先知们对以利沙说:“老师,请允许我们去找以利亚的尸体,我们要体面地埋葬他。”

哈薛连眼睛眨也不眨就回答说:“以利沙说你的病一定会好。”

以利亚忧伤地跑着,跑着,跑进了位于迦南地南部的这片旷野。他想穿过旷野继续往南逃跑。小朋友,你现在明白以利亚为什么跑到旷野来了吧,他是为了逃命啊!

“你们怎么回来了?为什么不照我的命令去做!”亚哈谢责备侍从。

以利沙摇摇头回答说:“不必了,他没有尸体。上帝把他的身体和灵魂接入荣耀里去了。”

哈薛你说了一个大谎,你改变了以利沙的话。你没有告诉便哈达他很快就要去世。

图片 1

“陛下恕罪。”他们诚惶诚恐地回答:“我们没去伯特利是有原因的。我们出了撒玛利亚城,要往伯特利去。岂知迎面来了一个人,挡住我们的去路,非要我们回来,把他的话转告你。他说,你不但不会恢复健康,而且还会因此死亡。他还说,这是上帝对你的惩罚,因为你派我们去求问巴力西卜,而不去求问以色列的上帝。”

“你这话虽然不错,但……”学生们怀疑地说:“万一以利亚的尸体被丢在野外,野兽和飞鸟肯定会来吃他的尸体。我们可不忍心,还是让我们去找一找吧!”

小朋友,其实,哈薛是故意不提这部分的。哈薛想让便哈达知道自己的病会好,就解除戒心,不再急着指定人接替他的王位。这样,哈薛就有机会篡位了。

旷野的天气实在炎热,整个大地就像个大热锅,把人蒸得透不过气来。以利亚走着,走着,感到走不动了!这也难怪,以利亚能晃晃悠悠支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他身上带的食物和水早就吃完、喝完了。现在以利亚又累又渴,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侍从们报告完毕,胆颤心惊地等待国王的反应。亚哈谢还会派他们去求问巴力西卜吗?……整个房间里一片静默。

他们苦苦哀求,以利沙难以推辞,就对他们说:“那好,你们去找以利亚的尸体吧。”以利沙这样做,希望就此解除他们心中的不安。

第二天早晨,哈薛趁进宫侍候便哈达的机会,把一快厚布用水浸湿,然后悄悄地走近便哈达的床边,双手将厚布紧紧捂住便哈达的脸。毫无防备的便哈达无法呼吸,被活活闷死了。

就在这时,以利亚看见前面不远处有颗罗腾树,树下有片树荫。于是以利亚支撑着走到罗腾树跟前,浑身一软就躺倒在树荫下了。

过了一会儿,亚哈谢才打破沉默,问道:“那个跟你们讲话的人是什么模样?”

于是,一大群年轻的先知们在约旦河附近,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三天,也不见以利亚的尸体。他们当然找不到以利亚的尸体,因为以利亚已经带着身体进了天堂。

圣经的记载告诉我们,哈薛用这种狠毒的手段谋取了便哈达的王位,成了亚兰国的新国王。哈薛是个穷凶极恶、杀人不眨眼的坏人,他当上国王后,会怎样呢?

“上帝啊!”以利亚伤心、沮丧地祷告说:“让我死在这里吧!本来我想让我的同胞们敬拜你。我还以为他们经历三年多可怕的旱灾会痛改前非,把巴力的偶像打碎,可是他们却没有。他们还是不敬拜你,只敬拜巴力。这一切都是耶洗别最希望看到的。上帝啊!我白做了那么多事,一点儿意义也没有。不如让我死了吧!上帝,让我死了吧!”

他们回答:“他穿着骆驼毛的斗篷,腰间束着皮带。”

经过三天的努力,却一无所获,最后学生们不得不放弃,空手回来见以利沙。

列王纪下9:1-15

祷告完后,以利亚在极度的疲劳和失望中昏昏入睡。当以利亚睡得正香的时候,他突然被拍醒了?……你们猜猜看。

亚哈谢一听,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撇撇嘴说:“我猜也是。他就是提斯比人以利亚。”

以利沙对空手而回的年轻先知们说:“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不必去找以利亚的尸体吗?”

位于约旦河对岸的逃城拉末,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战斗的双方分别是以色列王约兰和亚兰新国王哈薛,以及他们率领的军队。以色列的将士英勇作战,亚兰军队没有办法突破他们的防线,取得半点胜利。双方僵持不下。

是一位天使!以利亚以为自己独自一个人受苦,但是他错了,上帝知道他遭遇的困难和心中的苦恼。为了鼓励以利亚继续活下去,上帝差派这位天使来到他身边。

看来,亚哈谢认识以利亚。那么,他为什么不叫侍从去求问以利亚呢?小朋友,亚哈谢不愿意这样做,他恨以利亚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去求问以利亚?

他们不得不向事实低头,承认以利沙说的完全正确。以利沙在学生们面前,建立了他的权威。

正当这时,以色列王约兰受了重伤,无法继续指挥作战,于是,他把指挥权交给手下的将领们,自己带着卫队撤回耶斯列城的王宫,养伤去了。约兰希望把伤养好后,再卷土重来。

天使拍醒以利亚,对他说:“起来,吃点儿东西!”

亚哈谢恨以利亚,不是因为以利亚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而是因为以利亚是上帝忠心的仆人。亚哈谢既然不信上帝、仇视上帝,当然也就忌恨上帝的仆人了。

以利沙在耶利哥城中住了好几天,当地的居民乘机来找以利沙帮忙。

一天,在拉末城以色列军队的指挥部里,一群将领们正在研究新的作战计划。

以利亚揉揉惺松的睡眼,发现身旁竟摆着一大瓶水和几个烧饼。这些东西从哪儿冒出来的呢?……小朋友,这些水和烧饼是上帝为以利亚预备的。

亚哈谢马上下令叫一个士兵长带五十人去抓以利亚。

他们对以利沙说:“老师,我们很喜欢住在耶利哥城。耶利哥城什么都好,只有一件事让我们感到遗憾。这儿的水质实在太差了。”

突然,指挥部的房门“砰!”地一声打开了。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年轻人,这人是一个先知门徒,同时也是先知学校的一名学生。

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以利亚早就渴的、饿的没有力气了。以利亚一手拿水,一手拿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到一半,以利亚觉得有些饱了,就又倒头大睡。

以利亚似乎早就料到亚哈谢会派人来抓他。他不慌不忙,也不逃跑,反而端坐在撒玛利亚城外的一座小山顶上,等他们来。

换句话说,耶利哥人希望以利沙能帮助他们改良水质。

屋里的将领们吃惊地盯着眼前这位年轻人。他想做什么?

睡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位天使又一次拍醒以利亚,对他说:“起来,再吃点儿东西,你还要赶很长的路。”

不久,那名士兵长领着兵赶到了小山脚下。士兵长不想上山抓以利亚,他站在山脚,用嘲弄的口吻向以利亚喊叫:“神人哪,国王吩咐你下来!”

以利沙一口答应,对他们说:“你们用一个新瓶子去装些盐拿来给我。”

“我有话对你说,将军!”年轻的先知开口说话了。

以利亚听了天使的话,又开始第二轮的吃喝。吃饱、喝足之后,以利亚起身继续往前赶路……

小朋友,你听到没有?他口口声声称以利亚为“神人”,但心里面根本不相信以利亚是上帝的仆人。他称以利亚为“神人”,不过想趁机嘲弄以利亚罢了。

耶利哥城的居民照办了。以利沙拿着这个新瓶子,和他们一块儿来到耶利哥城的水源旁。然后,以利沙把瓶里的盐全倒进水里。

其中一位名叫耶户的将军反问道:“你要对哪一个将军说话?我们这里有这么多将军。”

 

上帝不容许人嘲弄祂,也不容许人嘲弄祂的仆人。敢这样做的人,必定免不了上帝的惩罚。

以利沙,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要帮助耶利哥城居民改良水质吗?怎么你把盐倒进水源,这水现在可是咸的不能喝了。

“就是你!”年轻的先知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耶户。耶户起身带他走进另外一间屋子,他很想知道这名先知到底有什么话要私下对他讲。

列王纪上19:8-18

你等着看那名士兵长得罪上帝会有什么后果。

错了,小朋友,事实并非如此。以利沙把盐倒进水源时,奇迹出现了,耶利哥城的水质变好了。上帝藉着以利沙,用这个奇怪的方法,彻底治好了耶利哥城的水质。

耶户锁上屋门刚一转身,就见这名年轻的先知从他口袋里掏出一瓶油,揭开瓶盖,将油倒在耶户的头上。

小朋友,你还记得上帝在西乃山颁发十诫给以色列人的事吗?这件事发生在以色列人从埃及到迦南地的路上。西乃山又名何烈山。

先知以利亚严肃地回答:“如果我是神人,愿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你和你的士兵。”

这件事人是没办法做到的,只有全能的上帝才能做到。

“以色列的上帝这样说,”年轻的先知神情严肃地对耶户说:“我膏你做上帝子民以色列人的王,你要除掉亚哈全家。因为他不仅不敬拜我耶和华,而且还狠心地叫人用石头把无辜的拿伯打死。”

我们再一次发现以利亚的身影就是在西乃山上。以利亚在旷野走了四十天,没吃没喝,终于抵达西乃山了。

以利亚的话一出口,突然地天上降下熊熊烈火,把那名士兵长和他手下的五十个兵都烧死了。

列王纪下2:23-25

话一说完,这名年轻的先知马上打开房门,冲了出去。耶户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惊得目瞪口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年轻的先知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四十天不吃不喝?可能吗?可能的!在人眼中看来不可能,但是在上帝没有不可能的。上帝特别祝福天使给以利亚吃的烧饼和水,使得以利亚能不吃不喝地在旷野赶了四十天的路,并且一路上一点儿口渴和饥饿的感觉都没有。

亚哈谢不知道这事,还在他的房间里等那名士兵长带以利亚回来。可是,他左等右盼,还是不见士兵长的人影。当然,这一批人是永远不可能回来见亚哈谢的了。

你听!一阵阵的喊叫声和尖笑声。什么事啊?让我们过去看看。哦,原来是一个老人在路上独自行走,一大群孩子跟在他身后辱骂他,戏弄他。这群孩子实在太不懂礼貌了!

 原来这名年轻的先知是以利沙派来的,以利沙叫他到拉末城膏立耶户做以色列的新国王。

以利亚选了何烈山上的一个山洞,作为休息的地方。以利亚正躺在山洞里休息的时候,突然上帝向他说话:“你在这荒芜、孤单的地方做什么,以利亚?”上帝并不是责怪以利亚,而是问他到底为什么跑到这里来。

亚哈谢等来等去,实在等不及了。他又派了一名士兵长带着五十个人去抓以利亚。

小朋友,你是不是也曾经跟在某个老人的身后做鬼脸、嘲笑和戏弄他呢?如果答案是是的,那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脸红、羞愧。因为好孩子是不会这样对待老人的。

在过去的十二年,上帝一直宽容约兰。祂多次用神迹解救约兰脱离困境。但约兰却始终不愿事奉和敬拜上帝,反而对那位诡诈的母亲耶洗别言听计从,以致犯的罪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以利亚会怎么回答上帝的问话呢?一来上帝没有吩咐他到何烈山来,二来他在这儿也没有事情可做。他那么大老远跑到何烈山来无非是怕耶洗别杀他,以利亚老老实实地把原因告诉了上帝。

这个士兵长和那个士兵长的表现完全一样,他也站在山脚下,用嘲弄的口吻向以利亚喊同样的话。因此,第二批来抓以利亚的人也落得同样的下场,有烈火从天上降下把他们烧成灰烬。

你看,这群孩子跟在老人的背后,大声喊叫说:“秃头上天去吧!秃头上天去吧!”

上帝惩罚亚哈全家的时候到了,早在先知以利亚的时候,上帝就藉着他的口预言了这场惩罚。

“我已经尽力而为了,主啊!”以利亚无可奈何地说:“我为你大发热心,可是以色列人却不听我的。他们不敬拜你,仍然拜偶像。他们拆毁你的祭坛,杀害你的先知。以色列国再也没有人敬拜你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先知了,他们还想要我的命……”

亚哈谢等得着急,又派出一个士兵长带着五十个兵去抓以利亚。

这个老人是谁呢?他就是先知以利沙。他正从耶利哥往伯特利去的路上。

上帝安排先知膏立耶户为以色列的新王,就是要藉耶户的手除掉亚哈这个不敬虔家族的每一位。

以利亚把他心里所有的苦水都吐了出来。

这第三个士兵长恐惧颤惊地爬上小山,“扑通”一下跪在以利亚面前,哀求以利亚,说:“神人,求你饶我们一命。在我们之前来的那两批人因为得罪了你,已经被天火烧死。但是,我们与他们不同,我们找你实在是不得已的,王命难违。我们不来不行,国王会要我们的命。我们只求你饶我们一命。”

这群孩子怎么敢骂以利沙呢?这种行为是绝对不容许的,也是不礼貌的,更何况是对上帝的仆人呢!

以利沙在交代这名年轻的先知办这件事的同时,还告诉他在膏立耶户后,马上离开,不可耽延。这名年轻先知他也照着以利沙的吩咐做了,他一膏立完耶户,马上就跑得无影无踪,留下耶户呆立在原地。

“到山洞外面去。”上帝命令以利亚。

你听见没有,这个士兵长并没有嘲弄先知。

这群孩子从哪儿来的呢?他们为什么对以利沙那样无礼呢?他们喊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等耶户回过神来,他走回原先的会议室。其他的将军们都很好奇,想知道那个突然闯进来的青年对耶户讲了些什么事。

以利亚顺从上帝的命令,走出山洞,站在洞外。就在这时,整个何烈山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大块的石头从悬崖上崩落到谷底,发出阵阵巨大的回响。面对这可怕的情景,仿佛以利亚随时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这时上帝的天使也告诉以利亚,叫他跟这第三个士兵长去。于是,以利亚起身,毫无畏惧地跟他返回王宫。

让我慢慢告诉你们吧!这群孩子是从伯特利城里出来的。当初耶罗波安造的两个金牛犊,其中一个就放在这儿。伯特利城的居民都认为金牛犊放在他们那个地方是件好事。因为不少的以色列人会到那里来拜金牛犊,而这些从各地来的以色列人当然也会在伯特利吃住几天。伯特利人每年都从这些来拜金牛犊的人身上赚不少钱。所以他们非常高兴金牛犊能放在伯特利。

耶户见隐瞒不了,就如实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将军们一听耶户已经被先知膏立为以色列的新王,纷纷脱下身上穿的衣服,铺在会议桌前的台阶上,请耶户坐在上面。将军们用这个举动表明,他们对耶户被膏立为王的尊敬,同时也表示他们愿意听命于耶户。

过了一会儿,狂风渐渐减退,终于停止下来。但是一霎那间,地却开始剧烈地震动,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以利亚周围的山峰和悬崖震个不停,摇摇欲坠。

很快地,以利亚就来到亚哈谢的床边。大胆地说:“以色列的上帝这么说,因为你有事不求问上帝,反去求问巴力西卜,所以,你的病不会好,你要死在这张床上。”

除此之外,伯特利的居民也认为金牛犊放在他们的城里,是他们的一大荣耀,他们希望这种荣耀能继续下去。

将军们拥着耶户来到屋外,命令士兵在营中吹号,宣布耶户被膏为王的消息。顿时,以色列的军营中爆发阵阵“耶户万岁!”“耶户万岁!”的欢呼声。

上帝并没有在狂风和地震中出现,以利亚也没有在狂风和地震中听到上帝的声音。

说完,以利亚转身就走。亚哈谢眼睁睁地看着以利亚离开的背影,有了前两批士兵被烧死的教训,亚哈谢不敢对以利亚轻举妄动。

虽然伯特利居民的这些想法和作法对上帝是极大的侮辱,但他们对此却满不在乎。

耶户看到其他将军和全体以色列士兵都真心拥戴他做王,就当场下了一道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擅自离开拉末城。在我去耶斯列城之前,绝不能走露半点风声,让亚哈的儿子约兰知道。”

地震之后,天空中雷电交加。隆隆的雷声响彻山谷,耀眼的闪电在山岭上四处乱射,整个山头一片火海。

几天后,亚哈谢果真死在那张床上,他的尸体被人从王宫抬进坟墓。上帝藉着以利亚所说的预言实现了。这个邪恶的以色列王,最终受到上帝公义的惩罚。

以利亚在世的时候,曾经因为金牛犊的事再三警告伯特利人。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因此怨恨以利亚。

耶户的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执行了。看来以利沙吩咐年轻的先知膏立耶户后马上离开,恐怕是担心他被困在拉末城呢!……

可是,上帝没有在大火中出现,也没有在火海中向以利亚说话。

亚哈谢只做了短短不到两年时间的国王。由于他死后没有孩子,他的兄弟约兰,就接替他做以色列的国王。约兰也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

如今以利亚不在了,以利沙做了以利亚的接班人。伯特利人就把目标转到以利沙的身上,他们百般地嘲讽和戏弄以利沙。更让人生气的是,他们还经常当着孩子的面这样做。使得他们的孩子也学会了大人对以利沙的恶行。

列王纪下9:16-29

电闪雷鸣之后,这些可怕的景象都消失了,何烈山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在一片柔和的清风中传来了上帝平静、微小的声音,上帝来了。

列王纪下2:1-12

所以,当以利沙往伯特利去的路上,这群从伯特利出来的孩子看见了,就马上照他们父母的坏榜样,嘲讽和戏弄上帝的先知以利沙。

有一位贵客来到耶斯列城,看望正在城里养伤的以色列王约兰。这位贵客就是约兰的外甥,亚他利雅的儿子,犹大国王亚哈谢。

以利亚又把刚才在山洞里回答上帝的话重复一遍,他讲到以色列人不愿敬拜上帝,并且还杀害上帝的先知。他自己是唯一存活下来的先知,可是以色列人还想追杀他。以利亚的心中仍然充满了委屈。

你看!有两个人走在从吉甲往伯特利的路上。

这群孩子带着恶意跟在以利沙的身后,不断地喊:“上天去吧!你这个秃头!”他们的意思是:“我们要你滚开,像你的老师一样死去吧!你这个秃头。”

约兰在耶斯列的王宫休养了一段时间,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很快地,他的身体就可以完全康复了。如今亚哈谢特意来看望他,令他非常高兴。

听了以利亚前后两次相同的回答,上帝并没有生气。不,上帝要鼓励祂的仆人。你听,上帝是怎么安慰以利亚的!

你们还记得吉甲和伯特利这两个地方吗?想当年,以色列人在约书亚的带领下,过了约旦河,进入迦南地,头一个安营的地方就是吉甲。伯特利则是耶罗波安摆放金牛犊的一个地方,另外一个摆放金牛犊的地方是但。

这群孩子竟然把上帝的先知叫做“秃头”,并且还嘲笑以利亚的升天,真是无礼、狂妄到了极点!他们这样做,对上帝是多么大的侮辱啊!他们根本没有把上帝和他的先知放在眼里。

两位国王在王宫里谈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从耶斯列的城墙上传来一阵军号声。这是哨兵发出的信号,表示有人正向耶斯列城奔来。约兰赶快派人去询问是怎么一回事,哨兵回复说:“我看见有战车从远处向耶斯列城奔来。”

“以利亚,你必须回到你的家乡去。我有大量的工作要交给你做。你不仅要为亚兰国膏立一个新国王,而且还要为以色列国膏一个新国王,除此之外,你还要膏立以利沙为先知。以利沙是你的接班人。”

路上走着的这两个人是谁呢?他们是……以利亚和他的继任者以利沙。以利亚从何烈山上下来,找到以利沙后图片 2,就把自己的骆驼毛斗篷披在他的肩上。从那时起,以利沙就一直追随在以利亚身边。

以利沙听到这群坏孩子的喊叫,感到不能再忍受下去。他不能再容忍这群坏孩子如此放肆地侮辱上帝和以利亚。

约兰想,可能是将领从拉末城派来的信使。为了保险起见,约兰派了一个骑兵出城打探情况。可是,城墙上的哨兵看见那个骑兵远远地迎上那群车队后,并没有赶回来报告,反而加入了那群车队。哨兵觉得奇怪,连忙向约兰报告这个情况。

小朋友,以利亚原来以为那场旱灾的惩罚足以使以色列人归回上帝,但是他错估了。以色列人必须受更多的惩罚才肯悔改。一直要等到以色列人的仇敌摧毁了他们的国家,使他们家破人亡,在他们历尽艰辛后,以色列人才会醒悟过来,重新承认上帝是他们的真神。

不过,这次以利亚往伯特利去,并不想带以利沙。可是,以利沙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他敬爱的老师。他对老师说:“我一定要跟老师去,我绝不离开老师。”

以利沙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奉上帝的名咒诅这群坏孩子,说:“上帝啊!你惩罚这群不敬畏图片 3你的坏孩子吧!”

约兰听了,马上又派一个骑兵前去打探。可是这个骑兵也没有回来报告。

以色列人只有在上帝预定好的时间才会悔改归回上帝,而不是在以利亚自己认为合适的时候。

故此,以利亚不得不带着以利沙同行,来到伯特利。

以利沙的话刚说完,就听见从路旁的灌木中传来一阵辟辟啪啪的树枝断裂声,转眼之间,两只大熊从灌木丛中冲出来,扑向那群孩子。

那群军队离耶斯列城越来越近,终于城墙上的哨兵认出来人是谁。哨兵跑去向约兰报告说:“陛下,带领军队向耶斯列城来的是耶户。我认出他来了,只有他赶车会这么猛烈。”

至于以利亚在何烈山上经历的暴风、地震和大火,上帝使用这些可怕的自然现象教导他,上帝没有在这些惊天动地的现象中出现,反而喜欢在平静微小的声音中到来。

伯特利有一所先知学校,以利亚到伯特利是有目的的,他想和先知学校的门徒们道别。

霎时,他们吓得变了脸,马上转身就逃。可惜太迟了,有四十二个坏孩子被这两只大熊撕成了碎片。上帝对这些坏孩子的惩罚实在不轻。

约兰有点儿坐不住了,他想亲自驾车出城,去见耶户。

即使在受了极重的惩罚后,以色列人并没有悔改,上帝也没有与他们同在。但是,在经历这些惩罚之后,上帝仍然顾念以色列人。

先知学校里的一些年轻先知们暗地里对以利沙说:“你的老师就要离开你,被上帝接走,你知道吗?”

当晚,那些丧生在大熊爪下的孩子家中都传出了阵阵哀哭声。这些孩子的父母们,你们现在可伤心了。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孩子的死是你们一手造成的。你们不信也不敬畏上帝和上帝的先知,而且还教导你们的孩子也跟你们学坏。如今上帝的惩罚临到你们家中,你们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愿和我一块儿去吗?亚哈谢?”约兰问道。

此外,以利亚以为他是唯一剩下对上帝忠心不二的人,他是最后一个没有向巴力屈膝的人。但是他又错了!

以利沙回答说:“知道。”

小朋友,这真是个可怕的故事,对不对?这个故事记载在圣经里,为要警戒我们,绝对不要讥笑和嘲弄上帝的仆人,上帝一定会惩罚这样的行为。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

“愿意,舅舅。我愿和你一同去。”亚哈谢答应。

“不是的,以利亚。”上帝告诉他:“你并不孤单,我在以色列国还留下七千人,是从来没有向巴力屈过膝的。”

小朋友,看来上帝已经让以利沙知道以利亚要被接走的事了。

列王纪下3

约兰和亚哈谢二人各自坐上自己的马车,一块儿驱车出了城。不一会儿,约兰和亚哈谢二人迎面遇上了耶户率领的车队。

以利亚听了上帝的这番话,感到又惊又喜,他没有料到在以色列国中还有像他这样的人存活。以利亚只看事情的表面,而上帝却能鉴察人心,祂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

以利亚和伯特利先知学校的先知们谈完最后一次话,就打算离开伯特利前往耶利哥,因为在耶利哥也有一所先知学校。以利亚又想自个儿一个人去。

一支庞大的军队在迦南南部的沙漠里慢慢地行进。其实,这不是一个国家的军队,而是由三个国家的国王分别率领的三支军队所组成。这支大军的目标是摩押地。

“一切都平安吗?耶户。”约兰开口问耶户说。

以利亚顺服上帝,离开何烈山,他不再悲伤了。这时,他的心中满了勇气和力量,他要靠主继续活下去。现在,他也不怕耶洗别了,因为他深信上帝会保护他。在何烈山上,他接受了上帝给他的任务,他还要为上帝做很多工作。以利亚也明白他所做的不会徒劳白费,到了上帝预定的时候,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产生果效。就算他死了,上帝还会继续祂的工作。

他对以利沙说:“我看你还是留在伯特利吧!不要跟我去耶利哥了。”

小朋友,上一课我们谈过,在亚哈做以色列王的时候,摩押王每年给以色列进贡十万头羔羊和十万头山羊。可是亚哈阵亡后,摩押王就趁机不再每年向以色列进贡了。亚哈谢继承亚哈的王位后,原本打算用武力去征服摩押人。但他还没出兵,就因为失足坠楼被迫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后来,亚哈谢因伤死在床上。这个故事你还记得吗?

耶户气愤地回答说:“平安?只要你那不敬虔的母亲耶洗别仍旧行邪述,领人离弃上帝去拜偶像,就不可能平安。”

抱着这样的想法,以利亚快快乐乐地回到了他的祖国——以色列。

以利沙还是不答应,坚持要和以利亚一起去。于是,以利亚带着以利沙来到耶利哥的先知学校。耶利哥先知学校的先知们也告诉以利沙说,以利亚即将被上帝接走。

现在以色列的国王是亚哈谢的兄弟约兰。他登基后也准备出兵攻打摩押王,惩罚他们的背叛。于是,约兰集合以色列军队前去攻打摩押地。他就是刚才提到的那三个国王中的一个。

即使约兰不知道耶户已被膏立为以色列的新王,但他一听耶户这话,就知道大势不好。

列王纪上19:19-21

以利亚又想把以利沙留在耶利哥,打算独自前往约旦河。可是,以利沙再三坚持要和以利亚同去,于是,以利亚只好带着以利沙来到约旦河旁。他们要到河的对岸去,可是他们怎么样过约旦河呢?……

约兰并非孤军奋战,他请了犹大王约沙法来帮助他。约沙法是约兰父亲亚哈的朋友,曾经帮助亚哈攻打亚兰人,可是那次战争却以失败告终,亚哈阵亡,约沙法幸免于难。

“他造反了,亚哈谢!”约兰转头对身旁的犹大王喊道:“咱们快跑!”

迦南地充满了欣欣向荣的景象,农田里到处都晃动着农夫们忙碌的身影。枯黄的牧场再次转绿,牧人们也为此高兴不已,他们又可以放牧羊群了。

图片 4只见站在河边的以利亚卷起他的外衣,然后用卷起的外衣击打水面。你们猜什么事发生了?……约旦河的河水在以利亚的击打下,竟然向两边分开了!在以利亚和以利沙面前露出了干地,直通对岸。

这一次约兰请约沙法出兵帮他攻打摩押王,约沙法又一口答应。约沙法这样不断地帮助以色列王,是很不明智的。因为约沙法是一个敬畏上帝的国王,而约兰却不是。他们俩根本不应该在一起的。

约兰和亚哈谢二人匆忙掉转马车,分头往回跑。

在每个城镇、每个乡村,你经常会看见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谈论以利亚和迦密山上发生的神迹,但是,他们大部分不再像以前那样嘲笑以利亚和上帝了。

以利亚和以利沙沿着干地走到对岸,身上一滴水都没沾到,就像当初以色列人过红海一样。这又是一个显示上帝大能的神迹。

约沙法正是这支征讨摩押大军的第二个国王。

耶户站在战车上开弓上箭,瞄准约兰的背影,“嗖”地一箭射去,正中约兰的后心。约兰从车上摔下来,当场就断了气。

看哪!一个年轻的农夫正在田里辛勤地劳动,他一个人赶着十二对牛在犁地。

以利亚和以利沙两人一登上河的对岸,他们身后的约旦河“哗”的一声马上合拢,恢复了原状。

第三个国王是以东王,以东人早在大卫时代就归顺了犹大国,一直都是犹大国的附庸,接受犹大王的指挥。这一次犹大王约沙法率领犹大军队出征摩押,以东王当然也跟着率领以东的军队随同作战。

耶户下令把约兰的尸体抛在路边的田间。这片田刚好就是原先属于拿伯的葡萄园地。拿伯因为不肯将这片田地卖给国王亚哈,而被亚哈害死。小朋友,上帝是公义的。亚哈流了无辜的拿伯的血,如今他儿子的血也流在拿伯的地里。

这时,一个穿着骆驼毛斗篷的人沿着田边的小路向这个年轻的农夫走来。这个逐渐走近的人正是刚从何烈山归来的以利亚。

以利亚和以利沙继续往前走,他们俩的神情越来越严肃,因为他们都知道将有重大的事要发生。尽管他们心中都知道以利亚要被上帝接走,可是,究竟怎么个接走法呢?

这支三国联军沿着死海行军,往摩押去。这是一段又长又远的路程,途中需要穿越炎热荒凉的沙漠。如今他们走了整整七天了,还没有抵达目的地。

由于约兰的尸体被抛在田间没有掩埋,所以田里的野兽跑来吞吃他的尸体。这也是先知以利亚曾经预言过要发生的事。

以利亚走到这个农夫的身旁停住,脱下他身上的斗篷,把它披在这个年轻农夫的肩上。

以利亚突然转过头对以利沙说:“在我离开你之前,你要我为你做点儿什么?你只管说。”

士兵们携带的水眼看就要喝完了,而各种寻找水源的努力都归于徒劳,这支庞大的联军陷入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如果再找不到水源,成千上万的士兵就会渴死在沙漠里。

朝另一个方向逃跑的犹大王亚哈谢,没跑多远,就被耶户手下的士兵追上砍成重伤。没多久,亚哈谢也因伤重而死去了。

这年轻的农夫是谁呢?……他就是以利沙!

以利沙回答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意思就是说:“上帝祝福你的工作,大大地帮助了你。我求上帝也祝福我的工作,帮助我像帮助你一样,甚至帮助我做比你更大的事,求上帝赐给我更多的智慧和力量。”

“我们该怎么办呢?”约兰问约沙法:“看来上帝要把我们统统交在摩押王的手中。”

亚哈谢的手下把他的尸体运回耶路撒冷城埋葬。

以利亚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斗篷披在以利沙身上呢?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小朋友,以利亚藉着这个举动表示呼召以利沙为先知,成为他的继承人。

“我可没有能力给你这个。”以利亚说:“只有上帝才能。如果你能亲眼看见我被接走的话,那么上帝一定会答应你的祈求,满足你的心愿。”

你们听到没有?约兰把责任推给了上帝。

列王纪下9:30-37

以利沙马上就领会以利亚的意思说:“好的,我会跟从你。不过我想先向我的父母告别,好吗?”

正当以利亚和以利沙两人边走边说话的时候,忽然天空中电闪雷鸣,有火车火马从天而降,把他们二人隔开。接着以利亚上了火车火马腾空而去,留下以利沙一人在地上。

约沙法回答说:“我们这里不是有一个上帝的先知吗?”你看,每当有困难的时候,约沙法总是先想到上帝,寻求上帝的帮助,因为他知道若不依靠上帝什么事都办不成。约兰却不会这样。

耶斯列城墙上的哨兵看到国王约兰被耶户射死,就把这消息传遍了全城。

以利亚满口答应。

以利沙看着他所敬爱的老师越升越高,心中充满了敬意。他仰脸向天呼叫:“我的父啊!我的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

约兰的一个仆人听见约沙法的话后说:“先知以利沙在我们这里。”

当然,这个消息也传到约兰的母亲耶洗别的耳里,耶洗别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现在她就是想跑也跑不掉,索性不跑算了。于是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精心地梳洗打扮一番后,就坐在王宫的一扇窗前向外观看,等待耶户的到来。耶洗别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梳妆打扮了。

以利沙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回家。他宰了两头牛,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他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以利沙在餐桌上一一向他的亲朋好友告别。最后,以利沙吻别了他的父母,就跟从了以利亚。

以利沙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小朋友,以利沙的话有两个意思。首先,以利亚对以利沙来说,好比一个慈爱的父亲,在生活方面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帮助他、鼓励他。所以,以利沙称以利亚为他的父亲。再者,以利亚对以色列人来说,具有无比的价值。因为以利亚的能力远远超过一支庞大的军队和无数战车的总和。他是上帝赐给以色列人最有力的保障,因为以利亚经常为以色列人祷告,他全心全意热爱自己的祖国和同胞。现在,以利亚被接升天,从此,以色列人失去了他们最好的朋友和保护者。所以,以利沙称以利亚为以色列的战车马兵。

“他是上帝的先知!”约沙法一听高兴地说:“我们赶快去找他。他肯定会把上帝的指示告诉我们。”

不久,耶户率兵进了耶斯列城,来到王宫前。

从此,以利沙蒙召成为一名上帝的先知,追随以利亚,寸步不离。

有一件东西从半空中飘落在以利沙的身旁,原来是以利亚随身穿的外衣。以利沙没有马上把外衣捡起来,他依依不舍地目送以利亚乘着火车火马消失在半空中。

很快地,他们就找到了以利沙。不过,以利沙对约兰一点儿也不客气,他直接对约兰说:“你去问你父亲和母亲的先知吧!让他们来救你。”

耶洗别一看见耶户就大声喊道:“杀主人的心利得到好下场了吗?”

自从死因着罪进入世界,人人都有一死。有的人早死,有的人晚死。这么说,死亡是每一个人的必然结局了。不是吗?……

要在平时约兰听了这话,早就大发雷霆了。可是现在他为了活命,不得不压着怒气,厚着脸皮苦苦哀求以利沙为他们祈求上帝。

真是奇怪,耶洗别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但,以利亚没有经过死亡,他是带着身体和灵魂被上帝接进天堂的。你知道还有一个人像以利亚一样,也是活着被提到天上的吗?对了,他就是……以诺。他生活在洪水前的旧约时代。圣经只记载了两个人没有经过死亡,他们就是以诺和以利亚。

在约兰的苦苦哀求下,以利沙答应了。但是却说:“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犹大王约沙法在这里,不然我才不会理你呢!”

小朋友,你还记得心利是谁吗?我们在八十五课曾经讲过心利的故事。心利谋杀国王,夺取了王位。但他只做了一个星期的国王,就遭遇同样的命运。亚哈的父亲暗利率军讨伐心利。心利见大势已去,就放火焚烧王宫,自己也与王宫同归于尽。

    小朋友,以利亚的升天对他来讲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一霎那间,以利亚,这上帝忠心的仆人离开了这个充满烦恼和罪恶的世界,被上帝用火车火马接进永远的荣耀里。在天堂里没有忧愁和痛苦。

上帝垂听了以利沙的祈求,给了以利沙一个主意。以利沙按着上帝的吩咐,叫士兵们在又干又松的沙漠地挖沟。士兵们立刻全力以赴,动手工作,他们的性命就全指望以利沙的这个主意了。

现在耶洗别把耶户比作心利,是要侮辱耶户。耶洗别这话的意思是:“耶户,你以为杀了国王夺取王位就万事大吉了吗?别高兴得太早,总有一天,你也会像心利一样,遭受报应的。”

第二天清晨,宿营的士兵们醒来时,他们发现前一天挖的水沟里都注满了水。这些水从哪儿来的?要知道前个晚上既没刮风也没下雨啊!

耶户没有理会耶洗别的侮辱。他看见有几个太监站在耶洗别的身后向外张望,就对他们说:“你们谁愿意帮助我?”

小朋友,沟里满了水是上帝行的一个神迹。上帝用这个神迹拯救了联军士兵的性命,同时上帝也向约兰显示祂比所有的偶像都伟大。

那几个太监把头从窗口探出来,表示愿意。

成千上万的士兵们迫不及待地扑向沟边,“咕噜,咕噜”地喝个痛快。多么甘甜的水啊!这可真是救命水,是上帝拯救了他们的性命。

图片 5

同一天,另外一件神迹也发生了。

耶户指着耶洗别对那几个太监说:“那好!你们给我把她扔下来!”“扑通”一声,耶洗别被那几个太监合力从窗口扔到街上摔死了,溅了一地的血。耶户手下的士兵骑马从耶洗别的尸体践踏过去。

不远处,摩押王正率领军队在边境等候,准备迎击三国联军的进攻。太阳升起照在沟里的水,沟里的水远远看上去像一片血海。摩押人心想一定是三个国王率领的军队在自相残杀,所以他们一拥而上,想去抢夺战利品。

耶户进入王宫,吃饱喝足休息后,突然想到扔在大街上耶洗别的尸体。将尸体留在大街上并不雅观。于是耶户下令:“把那被咒诅的女人的尸体给埋了,毕竟她还是一位国王的女儿。”

    但是他们错了,三国联军突然铺天盖地地掩杀过来,摩押军队猝不及防,被联军打得落花流水。随后,三国联军顺利地攻入了摩押地。

耶户虽然对耶洗别没有一点儿好感,称她为“被咒诅的”,因为耶洗别生前无恶不作,但他还是下令把耶洗别的尸体埋葬。

可是当耶户的手下赶到时,耶洗别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原来耶洗别在王宫里养的狗,把她的尸体撕碎,吃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一堆残肢碎骨在原地。

小朋友,先知以利亚的预言一字不差地实现了。以利亚预言说:“狗要在耶斯列城墙边吃耶洗别的肉。”如今这事果真实现了。这就是耶洗别这个邪恶的皇后可怕的下场。

耶洗别的下场给我们什么样的教训呢?我们每个人的结局又会如何呢?

如果我们不听上帝的警告,永久的刑罚正等候着我们。但是如果靠上帝的恩典,我们过敬畏上帝的生活,那么我就会有平安的结局。

本文由故事寓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圣经故事